白色的礼服,还是参加王室会议的那件,胸口的血迹仿佛还没有干涸,可最后的那抹不甘,却永远定格在了美丽的脸庞……

“公主殿下……我来了!”

白皙的手指,摩挲着冰冷的水晶棺,吉安娜的声音,有些颤抖……

真正与公主的相处,其实只有几天时间,更多的了解是来自蒂娜的记忆。

可融合了蒂娜的人格与记忆后,她(tā)却对这位自己初恋一般的女孩儿,怎么也割舍不下……

“公主的遗体没有任何损伤!”

漫步到吉安娜的身后,玛德幽幽的叹了口气。

“公主殿下,是我看着长大的!

可王城的事……实在是抱歉!

奥雷的大光明护符,在救下了自己性命的同时,也保全了公主的遗体,这可以說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交涉过后,我要来了公主殿下的遗体……

光明系的封印,加上水系治疗术!

纯净迷人清纯美女可人写真

公主殿下现在的状态……

就像刚刚死去几个小时!”

简单的說明了一下情况,玛德并没有去打扰吉安娜。

可看着公主胸口处,被诅咒之剑贯穿的伤口,吉安娜却一阵心痛。

善良到会为自己的替罪羊流泪!

固执到敢与大主教去争辩是非!

温柔的时候就像是一只小绵阳!

倔强时却仿佛卫道者般的刚强!

会耍小性子,但没有公主脾气,将自己当做妹妹,总是呵护欲爆棚……

想到记忆中的公主殿下,吉安娜苦笑了一声……

“玛德……妳說,我还有希望吗?”

注视着水晶棺的双眼有些迷离,她(tā)下意识的问向了身后的玛德。

被诅咒之剑刺穿,即便是大光明复活术都无法起效,这是大陆的规则,铁律!

可吉安娜却不相信,真的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毕竟制定了规则的女神也会消亡,更何况一些规则!

所谓规则,不就是用来打破的吗!

“被诅咒之剑刺穿,真正的死亡!

可并不是一点儿机会也没有,只是希望太过渺茫,渺茫到可以忽略不计!”

明白吉安娜所指,玛德丝毫没有隐瞒。可莫名两可的回答,却给了吉安娜一丝希望!

玛德想了想后,看向了水晶棺中的公主。

“大光明复活术,可以逆转死亡的,奇迹一般的魔法,光系圣魔师可以施展,但只有光明女神虔诚的仆从能够感悟,每人一次机会……

压制死亡,这是光明女神的权能之一!

可您知道,为什么只有光明系魔法? 能够起死回生? 而不是更加贴近治愈类的水系? 或者其他魔法吗?”

认真的询问? 可吉安娜知道? 玛德并不是期待着自己的答案。

“火焰? 菏泽? 大地? 清风。

胜利,复仇? 光明? 黑暗。

幸运,命运? 甚至是森林!

大陆上曾经存在过的十一位女神? 各司其职,掌管着大陆的命运,以及平衡!

可是……

没有一位女神能够掌控死亡!

因为……

传說中那是属于魔王的权能!”

走到吉安娜的身旁,玛德满脸的严肃状。

“魔王? 魔族之王,同时也是大陆上唯一一位男性的神明? 魔神!

掌管这最为神秘,也最让人敬畏的权能,死亡!

神该是不朽的,这是世人的猜想!

可即便是号称生命之神的阿舍勒丝大人,也无法逃脱死亡的规则!

这就是魔神能够压制诸多种族,让女神们畏惧的力量……”

“众神之战中,女神们纷纷陨落,但光明女神最终击败了魔神,并且压制了他的力量!

所以,光明系魔法中,有了可以抵御死亡的魔法,复活术!

可是,魔神没有完全消失,他的权能依旧稳固,女神们没有被复活,祭炼过的诅咒之剑,能够带来超越光明力量的死亡,这已经充分的证明了一切。

同样,光明女神也没有陨落,她(tā)的力量仍然制衡着死亡,压制着魔王,大光明复活术与神殿中的初始女神像,就是最好的证明!”

玛德似乎知道很多教会以及大陆的秘辛,这让吉安娜有些诧异。

可比起那些不解,她(tā)却更关心公主殿下的状况。

“妳的意思是說……想要复活公主殿下,需要消灭魔王,或者光明女神亲自施展的光之力!”

消灭魔王,帮助光明女神……

剧情似乎有些老套,但并不妨碍吉安娜的初衷以及目的。

“没错!”

用力的点了点头,玛德的双眼慢慢的眯了起来。

“想要复活公主殿下……

消灭魔王,掌控死亡的权能,或者光明女神归来,降下希望之光!

可想必妳也了解到了……

众神之战过后,魔王岭已经被汉安克山脉取代,魔王与光明女神大人,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无数了解大陆秘辛的能者,曾经想要跨越汉安克山脉,寻找魔王与女神的踪迹,或为了猎奇,或为了信仰,又或者为了两位的权能,那足以压制众族,统治大陆,甚至超脱的力量!”

语气逐渐高亢了起来,玛德似乎有些愤怒状。

“可是……结果您也知道!

从来没有人走出过汉安克山脉……

实力超然的贤者,不可匹敌的武圣,天赋异禀的魔兽,超凡强悍的异族……

两千年间,光明教会也曾组织过几次探险,派遣圣殿骑士队伍前往汉安克,探索魔王岭的奥秘,寻找光明女神的踪迹!

可无一例外的,都没能归来……

所以,那里已经被列为了禁地!”

低沉得声音戛然而止,玛德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以及自己的猜想全部的吐露,丝毫没有保留的意思。

那真诚的态度,让吉安娜非常的满意!

“多谢您了,玛德大主教,这些信息对我来說,真的非常重要!”

慢慢起身,对着玛德郑重的行了个屈膝礼。

魔王的权能,光明女神的力量,众神陨落的原因,汉安克山脉的秘密……

“好吧,现在可以說說妳的请求了!

拯救光明教会的事情,我们可以稍后再议,毕竟我的实力实在是……

先說說妳的女儿吧!

她(tā)叫什么名字?

我该怎么帮她(tā)?”

玛德能够如此帮她(tā),如此坦诚的原因,无非是因为有求于吉安娜,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吉安娜决定旅行自己的承诺。

“殿下……”

忽然变得激动了起来,玛德双眼瞪得老大,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拯救光明教会,与拯救我的女儿是一样的!

而且作为预言中提到的奇迹之子,您一定能够办到!

夏洛特·g·克洛特,我的女儿!

请您,务必要救救她(tā)……”

尖涩得语调,带着急促喘息,玛德似乎非常的激动。

可听到他的请求,与女儿的名字,吉安娜忽然傻了……

“夏……夏洛特·g·克洛特!

光明教宗……

妳的女儿!”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