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是一男一女。

男的大约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头发已经白了,但是皮肤却相当的紧致,端的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

在他的旁边则有一名看起来艳光照人的女子,尽管夜色并不是那么的明亮,但却也完掩不住她的光彩,此时她手持一柄长剑的样子。又颇有几分女侠的味道,那飒爽的英姿,确实是妙极了。

此二人却并不是别人,正好就是林贞与张果老二人。

“是我,陆灵雪。”

见二人皆是手持兵刃出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陆灵雪第一时间站出来自报家门。

“灵雪?”

林贞这时也已经看清楚了溪边这名女子的长相,不由得也是大声的惊呼了起来。

自铁石山一场大战之后,双方足足有五六日的时光不曾相见,不想这星夜之中,陆灵雪忽然又回来了,自然也是有一些出乎林贞的意料之外。

“是我。”

陆灵雪连忙咧嘴一笑,然后缓步朝着林贞的前方走去。

她自从来到荷花村之后,就得到了林贞的大力照顾,双方可以说是在短时间内结成了极要好的姐妹。

花园里的秀丽娇娘

如今再度相逢,当然心中也是颇为欣喜。

“灵雪,你怎么在这星夜赶了回来啊?”

“还有柳姑娘呢,怎么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啊?”林贞边说边四下打量一眼,当看到溪边只有陆灵雪一人之时,不免有一些疑惑起来。

“是啊,那个毒蜘蛛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啊?”

张果老也是一脸好奇的嘀咕着,虽然语气并不是中听,但却可以听出来里面包含了许多的关切之情。

“我也不太清楚。”

陆灵雪尴尬的摇了摇头,苦笑道:“那日我在北海之滨与她分手之后,她便由海路赶往了荷花村,而我则是经过陆路赶回来,所以二人走的不是一条路。”

“但尽管如此,凭着她的修为,按理说也应该赶到了才对。”

“所以眼下她还没有出现在村子里,确实也有一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不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吧?”

“另外……你们二人怎么跑到北海去了?”

张果老一连窜的问了好几个问题,顿时将陆灵雪给问得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

对于张果老来说,他一个活了几百年的人,自然也是见多识广的很,寻常人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北海之滨,但他这种半仙级别的人,却是对于北海有所耳闻的。

岭南往于大唐的最南方,而且北海之滨,又是极北的地方,两者之间差了岂止是千里,这么大的一个反差,自然也是引起了张果老极大的好奇。

“此事说来话长,咱们还是进屋里再说吧。”

陆灵雪微微一笑,显然不太愿意在夜风之中与他们长谈,而且此时她也急着想见到赵东来,确认他是安的,这样才能放心。

“对对对,咱们进屋去谈。”

林贞却是会心的一笑,然后拉着陆灵雪往草庐之中走去。

进入草庐之后,陆灵雪立即好奇的四下打量了起来,可惜目力所及之处,在草庐之中根本没有看到赵东来的身影,而且她的神识也在第一时间释放了出来,得到的反馈却是屋子里除了内室有一个男子之外,再无别人。

而这个男子的身上充满了凡人的气息,根本不可能是赵东来,毕竟赵东来可是吃过蟠桃的人,身上的仙灵之气是相当浓郁的,怎么可能会像凡人那么俗气?

“灵雪,你在观察什么?”

林贞也是一个极细心的女子,此时的她在烛火之下,自然也是留意到了陆灵雪的神情有一些不太自然,故而出言询问。

“哦哦……没事。”

陆灵雪尴尬的摆了摆手,随即脸色一红,苦笑道:“方才我在山下的时候,曾听闻穿山甲提及东来也到了荷花村,可是为什么不见他的身影呢?”

“哦……”

听她这么一说,林贞立即就明白了陆灵雪这一点小女儿的心思。

当下忍不住捂嘴笑道:“我当你进屋之后四下观察,是在巡视有没有敌人,不想居然是在找东来公子啊?”

“不错,他确实是来过村子里,不过昨天一早他就已经随上仙李玄离开了,而且……”

说到这里她忽然回想起李玄之前的交待,心想着赵东来如今的处境那么艰难,如果把这些事情告诉陆灵雪的话,岂不是又会将她也卷入那些事非之中?

看陆灵雪对赵东来如此的紧张,但知她一颗小女儿的心思已经系在赵东来的身上了,如果让她知道赵东来如今背腹受敌,恐怕陆灵雪又要舍命陪君子了。

可是如果不告诉她的话,那似乎又有一些不太现实,作为赵东来最好的朋友,她确实有义务知道此事。

“唉……”

想到这里林贞不由得轻轻叹息了一声,感觉有些左右为难。

“怎么了?”

“是不是东来出什么事情了?”

“他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开荷花村?”

“难道他又返回南海对付鳄神去了吗?”

看到林贞的神情有一些为难,心思敏捷的陆灵雪就已经料到事情可能有一些糟糕了,所以心中大惊之下,连忙提出了接二连三的问题,一下子把林贞都给问蒙了。

“没有……”

林贞有些尴尬的摆了摆手,但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陆灵雪,而将目光挪到了旁边张果老的身上,似乎在向他求助。

张果老方才坐在桌子边,自然也是完整的听到了二人的谈话,但他却并不像林贞那般,有那么多的顾虑。

对于他这种老寿星来说,世间没有什么事情是放不开的,所以将赵东来的事情告诉陆灵雪,在他看来那是无可厚非的。

所以与林贞四目相对之后,张果老便以淡然的语气解释:“陆姑娘,可能你还不知道吧,东来公子因为修习了上古魔族的禁术,如今已经被天庭给盯上了。”

“眼下六界之中的妖邪之辈也已经知道了他身上有上古奇书,一个个都想觊觎他的奇书,甚至听闻数千年不曾露面的魔族,好像也已经从幽冥界派了人出来,打算从赵东来的手里夺走那本原就属于上古魔族的奇书。”

“至于天界之中,二郎神更是大发雷霆,早就已经想要带领天兵下凡来诛杀赵东来了,只不过被东华上仙给拦了下来。”

“如今赵东来已经是四面楚歌,所以为了不给荷花村带来麻烦,他昨天一早就已经与李玄上仙离开了这里,前往罗浮山去了。”

“竟还有此事!”

张果老这一番话,可以说是把赵东来给吓了个够呛。

她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剧情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按理说,赵东来为了潮州城的百姓安危,公然与南海鳄神作对,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天界非但没有嘉奖于他,还要派人下凡来诛杀他,怎么可能会这样的道理?

另外,所谓的上古魔族的邪术,这就更加扯蛋了。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赵东来修行的乃是上古道门的仙术,这些道门仙术可是连李玄也为之惊叹,根本不是什么魔族的法术。

除非这一切都发生在她与蜘蛛精离开潮州城之后,但是,这似乎又不太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转变?

何况那可是消失了数千年的上古魔族法术,他赵东来一个区区的凡人,想学怕也是没有地方学吧?

所以对于这一切,陆灵雪其实是持怀疑态度的。

但是看张果老说得信誓旦旦,甚至就连李玄和东华上仙都出动了,这就说明事情并非虚构,而是真实存在的。

故而震惊过后,陆灵雪连忙急切的追问:“前辈,你说东来因为修习了上古魔族的法术而被天界追杀,可是天界的眼线是无处不在的,而且二郎神的天眼更是厉害,东来就算带着李玄上仙逃到了罗浮山有什么用呢?”

“凭着天界的实力,难道连一个罗浮山都搜不到吗?”

“这样做岂不是徒劳无功?”

“非也,非也……”

张果老一脸神秘的摆了摆手,笑道:“据说李玄上仙已经有了相对应的安排,那罗浮山绝对是一个安的地方。”

“试想一下,你我都能考虑到的问题,李玄上仙和东华上仙会考虑不到吗?”

“他既然带了东来公子到罗浮山去,那必然就是有了相应的对策,眼下咱们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否则可能会坏了李玄上仙的安排……”

“哦……”

经张果老这么一解释,似乎了确实有几分道理。

再者此时听闻东华上仙也已经出手了,有他保驾护航,二郎神一时半会估计也奈何赵东来不得,故而她的心情也瞬间平静了一些。

“那照这样说来,东来岂不是要很长时间都得躲在山中了?”

“十年!”

林贞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当场便解释道:“听先前李玄上仙所说,东来至少得在山中躲十年,等到风头过去之后,他会联合东华上仙一起想办法为东来脱罪。”

“但在这十年间,不论是他,还是小人参精,都不能离开罗浮山,否则一旦引起开界的注意,那么东来公子就危险了!”

“怎么又是十年!”

这已经是陆灵雪一个晚上第三次听到十年之期了。

先前就已经听闻青鱼精提起十年之期,之后穿山甲在说到何仙姑之时,又提到了十年之期,想不到现在林贞又把十年之期这个词用在了赵东来的身上,如此一来,陆灵雪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都要爆炸了,这一次回来遇到的事情,部都太诡异。

“对了,我怎么没有看到仙姑?”

“她不是应该和你们在一起才对吗?”

陆灵雪平复了一下心情,镇定自若的询问:“方才我在山下经过何秦家的时候,也没有感应到仙姑的存在,如今她又不在山中,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还有山下的穿山甲精,他也说十年之后迎接仙姑的归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难道仙姑也遇到了什么大麻烦不成?”

“算是吧……”

“不过也不一定是麻烦……”

林贞有些难为情的与陆灵雪对视一眼,苦笑着回应:“前一段时间铁石山一战,湘子受了极重的伤,需要天仙金莲才能将他救活。”

“我与仙姑一起到山中的万绿湖去采那天仙金莲,不想仙姑竟被天仙金莲对吞噬了。”

“原本我以为仙姑死了,但是李玄上仙却说仙姑并没有死,而且这只是仙姑命里的一个劫难罢了。”

“十年之后,她自会安然的渡过劫难,并且重回凡世间……”

“眼下也不知道上仙是为了安慰我们,还是确有其事,总之我们也只能暂时对此抱有期望了……”

“原来如此……”

经林贞这样解释之后,自然也就明白了她们所谓的十年之期,既然李玄已经说了何仙姑没有什么事情,陆灵雪当然也不会再为此而担忧。

何况眼下赵东来的处境比何仙姑要惨烈十倍不止,她心中真正担忧的是赵东来的生死。

“现在韩湘子怎么样了?”

“他的身体应该没有才能大碍了吧?”出于做人的礼貌,陆灵雪还是对韩湘子表现出了应有的关心,毕竟大家也相处了那么久,还是有一定的感情基础的。

而且这里又是人家的主场,如果不闻不问的话,确实也有一些不太应该。

“他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林贞边说边起身,朝着内室之中走去,陆灵雪当然也是紧随其后。

二女并肩走进内室之后,陆灵雪第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韩湘子,此时他看起来精神状态还不错,虽然并没有清醒过来,但是周身却有一股灵气在弥漫,而且面色也相对红润,似乎并没有受到那一战太大的影响。

“身上果然有一股远古灵气在护着他。”

陆灵雪作为蝴蝶精,对于那些灵气当然有着不同寻常的敏锐,一下子便发现了韩湘子身上不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