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来这风刃应该是蝴蝶精的一个绝招,所以每次对敌几乎都会用上。

当然此时陆灵雪再使用风刃这一法术,威力自然是比曾经强上数倍有余了。

半个月前的陆灵雪也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厚的小小蝴蝶精灵罢了,当时的法术只能算是个半调子.

如今得到火窟灵龙的药力相助,早就已经突破千年修为的大关,无论气质还是修为,都已经踏上了新的台阶,使用起之前的法术来,自然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在赵东来默默观察的片刻,陆灵雪的风刃已经虚空往前一击,强大的气劲顿时激得荒地四周的草木有些摇动不止。

而这一劲气未绝,劲直往前如若无人似的横冲直撞,尽管从赵东来的角度来观察,前面的荒地似乎什么都没有,但灵识却可以清楚的感应到陆灵雪风刃冲击过后激发出来的一缕妖气。

这缕妖气较之此前察觉到的妖气要强横三分不止,而且与先前那种淡淡的气息是完不同的。

另外在这股妖气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熟悉的味道。

这种味道中略带一丝丝的阴寒,但却又不似蜈蚣精气息那般阴寒,而且这股阴寒之中还带着一丝丝的韧劲。

很显然,这是蜘蛛精的气息。

既然蜘蛛精的气息是从前方的荒地里传出来的,那么也就间接说明陆灵雪确实找对了地方。

昨晚在小树林边商谈之时,蜘蛛精就曾提到过她目前躲在野山羊精掩藏的那个山谷里养伤。

爱打扮的治愈系少女图片

如今蜘蛛精的气息从谷中透露出来,说明此处荒地背后隐藏的定是关押村民的山谷无疑了。

“东来,你快看!”

这时陆灵雪的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欣喜,又有一丝急切的意味。

赵东来闻言却是淡定的抬眼往前一看,目力所及之处,确实看到一个沟壑纵横的山谷在前方缓缓的幻化了出来。

由于此时山谷还没有完呈现出来,所以赵东来暂时无法得窥貌。

但从眼前依稀的情形来看,仍然可以断定这是一个喀斯特岩洞地貌的山谷。

赵东来重生之前虽然不是什么学霸级人物,但对于地理方面的知识却是独爱。

所以眼前这种南方典型的喀斯特溶洞地貌,他看一眼之后心里便有数了。

既然这是一个溶洞地貌,那么复杂的地形便不容易进行强攻,否则在不了解地形的情况下,说不定还会着了山羊精的道。

想通这一点之后,赵东来连忙快步走上前去,伸手拽住正打算往山谷里冲的陆灵雪。

随即压低了声音提醒:“灵雪,你先不要冲动。”

“此处的地势有些复杂,再加上山羊精的修为并不在你我之下,若是贸然进攻的话,说不定会被躲在暗处的山羊精给伏击了。”

“无妨。”

陆灵雪却是冷静的摆了摆手,胸有成竹的说:“昨日你赠予我的那枚南明离火珠对我的效用极大,目前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我的功力,就算强攻进去也不必畏惧山羊精。”

言罢,冲动的陆灵雪抬起堪比三寸金莲的小脚,鲁莽的往前方山谷走去。

“站住。”

见陆灵雪如此的急燥,赵东来忍不住面色一沉,在背后冷声呵斥起来。

尽管从方才陆灵雪的表现来看,她的修为确实已经有了长足的进展,但在敌方情况不明的情况下,贸然进攻显然不符合常理。

何况赵东来多少也是在将军府待过几年的人,对于那些兵法之道,往往有自己的一些见解,自然也明白知已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

所以呵斥住了陆灵雪之后,他这才缓了缓严肃的面容,洒然道:“你先莫急,今日这山羊精绝计是跑不掉的。”

“但目前咱们要做的可不仅仅只是对付山羊精这一件事情而已。”

说话的同时他又微微咧了咧嘴角,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听到赵东来的分析之后,陆灵雪顿时也脑海中灵光一闪,回想起今日除了捉拿可恶的山羊精之外,最大的任务应该是将那些失踪的村民给救出来。

当下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自己灵巧的小脑袋,苦笑道:“我竟将这事给忘了。”

言罢,陆灵雪敏捷的往后一纵,飞身落到赵东来的身旁,与他并肩站在距离谷口大约有三十来米远的地方,半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沟壑纵横的山谷。

此时山谷前方的掩眼法已经被陆灵雪释放出来的风刃尽数给摧毁,洞里两股妖气也逐渐在周遭弥漫出来。

而且在这两股妖气之中,还夹杂着很浓郁的人气。

由于赵东来和陆灵雪二人都已经有了相当可观的修为,自然也是可以清楚感应到这些气息的。

除此之外,赵东来还可以清楚的感应到两股不同的妖气分布的位置。

首先蜘蛛精的气息似乎是从谷口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洞里散发出来的,这个山洞看起来规模并不大,充其量也就半个成年人的高度,而且山洞看起来十分的黝黑,里面阵阵的阴气往四处溢出,看起来倒也有几分诡异的氛围。

除此之外,山羊精的那股妖气相对就要淡一些了。

而且这些妖气大都分布在山谷的的深处,由于谷中的纵深幅度比较大,所以里面的情况暂时还看不清楚。

但可以确定的是,山羊精确实是藏身于其间。

在赵东来冷静观察的这一片刻,眼前居然又出现了一些令他始料未及的情况。

先前谷口蜘蛛精藏身的那个山洞,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洞内那股妖气居然一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罢了,这股妖气不仅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连那股阴冷的气息也完寻不到的。

若不是赵东来此前灵识已经感应到了蜘蛛精的存在,而且他又较为熟悉蜘蛛精身上的气息,否则他肯定会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