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地狱石门外,吕方、九尾夫人、胡宁、精细鬼、伶俐虫五人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云翔的归来。

到现在为止,时间虽然才刚刚过了半天,但二人已是心急如焚。

毕竟,云翔所去的地方可是十八层地狱,算是在三界里臭名昭著的地方,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可是真没地方说理去,无奈,吕方与九尾夫人没有江棘和乌九那么强的神魂,即便想进去,也无法做到。

众所周知,等待这种事情,其实是最煎熬的,九尾夫人早已失去了往日的从容,脸上满是焦急之色,而吕方则是围着石门前的那片空地一圈一圈地转着,倒是真符合他的本相了。

最终,还是吕方又沉不住气了,眼珠一转,一把拉住胡宁道:“胡宁贤侄,来,你再给算上一卦,看看云翔他们能不能安然回来”

此时距离上一次卜算已经有一天的时间了,胡宁的功力也是刚刚恢复,他见母亲也一脸关切地望着他,便也不推辞,点头道:“好,我这便起卦。”

说着,他再次取出了法宝天乩钱,便卜算了了起来。

当他天乩钱贴上了他的额头,他再次闭上眼睛之时,开始的时候,神情倒还显得比较正常,可很快的,他的脸上便露出了吃惊的神色,接着就是一脸的焦急,再然后,那焦急就再次变成了吃惊,甚至是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最后,当天乩钱落了下来,他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神色顿时变得怪异无比,张嘴想要说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半天都没有吐出一个字。

这下别说是吕方了,连九尾夫人都急道:“宁儿,快说,到底看到了什么你云叔叔到底能不能回来啊”

胡宁想了想,断然点头道:“能”

九尾夫人又道:“那他能把人救出来吗”

粉嫩清新可爱少女明眸齿白

胡宁仍是道:“能”

这一下,二人顿时松了口气,九尾夫人又想了想,又问道:“那你刚才为何神情如此奇怪”

胡宁斟酌着措辞道:“云叔叔虽然把人救出来了,只是其中的过程,却是多有些波折,我也不知该如何说起。”

吕方忽然又想起一事,忙问道:“那江棘呢江棘能出来吗”

这一次,胡宁沉默了下来,似乎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措辞开口。

吕方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江棘虽然性格沉闷,但终究是在双叉寨住了好几年,与他的交情多少还是有些,他忙问道:“莫非是江棘出事了”

胡宁道:“吕叔叔莫急,江叔叔虽然没有回来,但是我看到他”

话还没说完,忽然见得在远处放哨的精细鬼和伶俐虫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二寨主,不好了,出大事了。”

吕方一皱眉,道:“云翔还没有出来,能出什么大事”

精细鬼苦着脸道:“二寨主,有一大群人冲着这边过来了。”

吕方一惊,忙道:“看清是什么人了吗”

精细鬼道:“大约有四五十个人,距离太远,看得不大清楚,不过我似乎在里面看到了祖主簿,看那排场阵势,似乎似乎”

吕方道:“似乎什么”

伶俐虫忙道:“似乎像是幽冥菩萨来了。”

“幽冥菩萨”众人惊呼一声,顿时面面相觑,据他们所知,幽冥菩萨明明是去了奈何桥调查孟婆身死之事,却不知为何会忽然返回阴山,而且还直接来了地狱这边。

吕方怒道:“莫非是那个什么狗屁主簿把咱们卖了老子早就看他不像好人,亏得云翔还如此信任他。那黑白无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明答应了拖住幽冥菩萨,却为何回来得如此之快”

九尾夫人焦急地道:“吕寨主,现在这情况,咱们该如何是好小蛤蟆可还在地狱之中呢,万一被幽冥菩萨抓住了怎么办”

吕方向来习惯了由云翔拿主意,此时也是一筹莫展,眼珠一转,指着胡宁怒道:“你不是刚才算出来,云翔会安然无事吗怎的这么快正主就回来了你这破卦到底准还是不准”

胡宁叹道:“我才刚刚讲了结果,没顾上说过程呢,云叔叔确实能把人救出来,只是”

刚说到这里,精细鬼却已是打断道:“胡公子,别只是了,二寨主,如今人马上就到了,不如咱们先躲一躲吧,阴山毕竟是幽冥菩萨的地盘,咱们这么偷偷过来,若是让正主撞上了,咱们也有大麻烦了。”

九尾夫人却连忙摇头道:“不行,小蛤蟆还在里面,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幽冥菩萨抓住。”

吕方一听这话,也冷笑道:“不错,幽冥菩萨又怎的老子闯了他的地盘又怎的老子是天庭上八洞的人,就不信他敢弄死老子。不躲,不但不躲,老子还要挡他的道,看他能奈我何”

一听吕方和九尾夫人的话,山鬼兄弟的连顿时便垮了下来,只是两个领头的都不肯躲,他们也是无可奈何,只得老老实实地站在二人身后,只是将身形躲了又躲。

说话这工夫,一旁的道路上便已传来了清脆的金铁之声,众人转头看去,果然见到一队人马正走了过来。

当先者,身着袈裟,头上戴着一顶五佛冠,手中拿着一杆九环禅杖,之前的声音正是从这禅杖上传来的,他的脸上,带着一个形似恶鬼的青铜面具,看上去着实有些怪异。而吕方几人见到这人,顿时脸色就变得难看无比,这身打扮早已传遍三界,根本不用猜,正是幽冥殿之主幽冥菩萨。

据传,这幽冥菩萨的相貌,原本是个慈眉善目的僧人模样,只是到了地府之后,便立下大宏愿,渡尽地狱恶鬼,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只是,那些恶鬼都是穷凶极恶之人所化,平日里常做欺压良善之事,讲经时见他慈眉善目,便不肯信他所言佛法,无奈之下,他便只得做了一副恶鬼面具,时常戴在脸上,轻易不肯摘下,方才使得幽冥真经得以传播。

幽冥菩萨的身后,跟着一个和善的胖子,虽然吕方几人不曾见过,但也听云翔提起,正是枉死城城主谛听。

再后面,便是并排着一个七十老翁、一个中年壮汉和一个青年男子,身上的气息深不可测,若是所料不错,定然是祖冲之提起过的三个护法了。

三位护法的身后,又是六个身形各异之人,气息大约与吕方不相上下,想来便是六位鬼王了。再后面,是祖冲之带了三十来个鬼僧,好几个都是他们在山下见过的。

如此兴师动众,来得气势汹汹,看来,幽冥菩萨果然是有备而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