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凰归之神医魔后!

不论这里究竟发生了何事……

蓝洛羽又怎么会容忍别人在她朱雀国的大街上,甚至在她面前杀害她朱雀国护卫队的队长!

这简直反了天了!

她再也忍不住,飞身来到半跪在地上,做好赴死准备的护卫队队长身边。

以玄力凝起一道护盾,蓝洛羽牢牢的把护卫队队长护在身后,然后反手一掌,迎上凶神恶煞出手的二人。

这二人虽是力出手,但他们本以为护卫队队长现在这个样子,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反抗的,只想着尽快解决他的性命便罢,压根没有一丝防御。

因此,当他们反应过来蓝洛羽的突然出现时为时已晚。

蓝洛羽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二人身上,而这二人的攻击,却被蓝洛羽的护盾部隔绝在外。

护卫队队长震惊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女子,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这是……

被打出幻觉了吗!?

清纯美女清风徐徐一笑倾城海边美图

这个时候,女皇陛下不是应该在皇宫之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掐准了时机救了他!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蓝洛羽关切又带着责备的声音:“喂,你有没有大问题,站的起来吗?站的起来就给我站起来,说说这发生了什么事?不是我说你啊,作为我的人,被当街打成这样,也真是够可以的了!”

作为我的人?

护卫队队长听到这句话,脸唰的一下红到了红后跟!

他很清楚,尊贵的女皇陛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作为护卫队的队长,护卫朱雀国的安危,直接隶属于皇族管辖,而女皇陛下,是他最直接要效忠的人!

女皇陛下说他是她的人,这句话当然一点都没错。

可不知为何,他的心还是跳的飞快,让他连后肩的伤痛都忘记了。

蓝洛羽见他面红耳赤毫无动静,只当他是被自己看到这幅受了伤,站都站不起来的样子觉得尴尬。

也是……

堂堂护卫队队长,在大街上被人打成这样,就连手下也都横七竖八的倒在一边,这样的情况,还被她撞个正着!

尴尬也是正常的。

尽管蓝洛羽心里这么想,但这人,毕竟是一直以来恪尽职守忠心耿耿的手下,看他被人打伤,她的心里也很是不舒服。

蓝洛羽退后一步站到他的身边,伸出手一把拉住他的手臂,用力想要将他提起来,一边拉嘴里一边嘀咕着:“你也自己使点劲站起来啊,你是伤在后肩,又不是手上腿上,难不成你就打算一直在这给我跪下去啊!”

护卫队队长感受到蓝洛羽搀扶着自己的力道,才慌忙反应过来,两只手抱拳低着头道了句:“参见女皇陛下!多谢女皇陛下救命之恩,臣……”

“哎呀行了行了,免礼,快起来吧,这么说话累不累,来,起来!”

蓝洛羽挥了挥手,满不在乎的打断了他的话,说着,两只手扶住他抱拳得双手,硬生生将他提了起来。

护卫队队长顺着蓝洛羽扶住他的力气站了起来,后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巨痛,让他眼前一花。

然后,他却只是轻轻晃动了一下身体后便牢牢的站在原地,就连一声轻哼都没有发出来。

在女皇陛下面前,有什么痛不能忍,更何况,作为朱雀国护卫队的队长,他早就有了把生命置之度外来守卫朱雀国的决心,这点伤又算的了什么!

见他站稳后,蓝洛羽双手交叉相抱问道:“你可知这几个要杀你的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杀你?你们护卫队这么多人居然打不过他们三个吗?”

护卫队队长恭敬地拱了拱手,向蓝洛羽禀报道:“报告女皇陛下,原本我们护卫队的几个兄弟正在按照以往的惯例进行巡逻,突然被这三个人拦下,说前面有人当街斗殴,几个兄弟慌忙赶来,却在半途被他们偷袭,恰巧,我正在附近的店铺里买东西,路上看到这一幕的一个百姓冒着危险赶来通知我,我才赶到这里,却没想到,这三人不由分说的对我动手,这才有了您看到的这一幕……”

说完,护卫队队长偷偷抬起低下的头,偷瞄了一眼蓝洛羽的表情,看到她神色不明的脸上,挂着满满的不爽表情以后才鼓起勇气继续说道:“女皇陛下,臣知道,作为护卫队的队长,当街与人打斗是我的不对,可今日之事,错不在我手下几个兄弟,他们被人偷袭本就落了下风,为了保命,不得已才还手,而我没能平息这事,反而还要靠您出手才得救……是我太没用了,您要罚,就罚我一人吧,只不过我这几个兄弟,还请您放他们赶快回去治伤啊!”

蓝洛羽本是不爽的盯着被她打趴在地已经昏了过去的两个人,她刻意控制了手下的轻重,不至于将这两个人直接打死。

本以为是护卫队这些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和几个玄士当街起了争执,一时冲动便打了起来。

可听护卫队队长的描述,却压根不是这么回事。

这几个人,倒像是特意冲着她护卫队的人,或者说,是冲着这个护卫队队长来的!

若不是她今日出现,护卫队这几个人包括队长,恐怕就交代在这了!

自问,蓝洛羽算的上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女皇,更何况,护卫队还是为她效力的存在!

这些人居然敢算计打伤她的手下,真是不要命了!

所以,她看着这两个人的脸,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却没想到,这个护卫队的队长,误会了她的意思?

他以为,自己不爽,是因为他们当街打架?

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个这么不讲道理的女皇不成?

蓝洛羽转头看着因为被打伤后肩,导致整个手臂都像脱臼一般低垂着的护卫队队长问道:“那你的伤呢?你的伤,就不用治了吗?我看来看去,在场的人里,你的伤最重。我放了他们单罚你一人,那你的伤,你准备怎么办?”

“我……”

护卫队队长本来想说,他这伤虽看着严重,但比起他之前受过的伤,这又算的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