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付,打了好几家,佩文都不在,怎么办?”付夫人焦急说道。

付卫国皱起眉头,“她还有什么好朋友?”

“玩得好的几个都打过了,都说没看见。”付夫人说道。

“难道去住酒店了?”付卫国问,这个女儿就是任性,都这样了还到处跑。

“那你去找找?”付夫人说道。

“这怎么找?京城这么多酒店,谁知道她会在哪一家?难道一家家去找?我丢不起这个脸!”付卫国说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讲什么面子?万一女儿真出事了怎么办?”付夫人生气,“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有什么用?这才几个小时?再说佩文又是成年人,又不是小孩子,公安根本不会立案!”付卫国有点不耐烦,可心里还是担心女儿的。

“行了,我出去看看!”付卫国穿起大衣,拿了一把手电往外走。

走了好远也没看到付佩文,一想这么冷的天她不可能一直在外面,她是懂得享受的人,恐怕躲在哪个酒店窝着呢。

付卫国打了个出租找了几家高档一点的酒店都没有找到人,他也有点慌了。

不会真出事了吧?

青春少女闺蜜照运动场上活力四射图片

付卫国到派出所报案,果然公安不立案,付佩文都那么大人了,可能去哪玩了,不到二十四小时根本不会立案。

公安还安慰付卫国,说不定明天付佩文就自己回家了。

付卫国也没办法,回到家跟妻子一说,两人都担心得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刚起床客厅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是不是佩文?”付夫人急忙跑到客厅接起电话。

“喂?”

“你好,这里是付佩文家吗?我是公安局的。”

“佩文怎么了?”付夫人大吃一惊,公安局来电话,佩文出事儿了?

“早上我们接到报警发现有人躺在公园外,看到她认出来了,毕竟她以前是主持人……”

“佩文现在怎么样了,她在哪儿?”付夫人打断公安急忙问道。

“她现在在人民医院,受了很重的伤,你们快过来看看吧!”公安说道。

“什么?”付夫人惊得手里的电话筒掉落在地,付卫国连忙走过来,“怎么啦,怎么啦?”

……

郭湘在办公室,接到下面的电话说是公安局的人来找,她很惊讶,公安局的找自己干嘛?

“请他们上来吧!”郭湘说道。

没一会儿两个公安到办公室,郭湘请人进来。

“两位同志找我有什么事儿?”郭湘先开了口。

“付佩文你认识吗?”其中一个中年公安问道。

“认识,不仅认识还有点过节。”郭湘说道。

“我看不仅是过节那么简单吧?”另一个年轻公安说道。

“你们什么意思?”郭湘不解,“当然说过节不准确,毕竟她想抢我老公,还想陷害我们,不是一般的过节。”

郭湘拿起边上的报纸,上面刊登了他们的新闻,“同志,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两个公安拿起报纸看了看,年轻公安说道:“所以你们就报复了?”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郭湘皱起眉头,“我们已经提起诉讼,告她诽谤罪,毕竟这事儿影响很大,我们要维护我们的尊严和名誉!”

中年公安看了郭湘一眼,“付佩文出事儿了,你知道吗?”

“出什么事儿?”郭湘大惊。

“昨晚她被人绑架,今早被人发现丢弃在公园旁,这么冷的天,发现的时候人已经冻坏了,而且被人侵犯了!”中年公安说道。

“什么?”郭湘大吃一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儿?

不是自己,肯定也不会是振南,他不会做这种事儿,他就算要教训她也不会这么恶毒。

难道是……郭湘突然想起那天那个刘强说给付佩文一点颜色瞧瞧,她以为就是随便教训她一顿,想不到竟然这么狠?

“你们怀疑是我?”郭湘看向公安,“我有什么必要?我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

郭湘说着到办公桌抽屉里拿出法院的回执,“你们看,明天就是应诉的日期,我们已经有把握打赢这场官司,我为什么要绑架她?这不是给人把柄吗?我还没有这么蠢!”

公安看了看法院回执,果然是明天的日期。

“她付佩文没有道德我们不能跟她一样,我们虽然是商人,但在社会上也有点地位,不会做这种有损名声的事。我有把握赢的官司为什么还去冒这个险?”

“我和我爱人不说品德多高尚,但是赚了点钱也没有忘记回馈社会,每年都有支助困难儿童上学,我医院则是每年免费为困难家庭孩子看病。”

“我是不喜欢付佩文,但还没有到那种想让她死的地步,到了法庭上,我狠狠打她脸不是更解气,我没有理由这么做!”郭湘说道。

“昨晚七点到十二点之间你在哪儿?”中年公安问道。

“我在家啊,这么冷的天能在哪儿?我爱人也在家。”郭湘说道,“你别告诉我家人不能作证,除了我爱人,还有我姥爷,他是政法部门的干部,他不会说谎。”

“我还有两个孩子,才上幼儿园,也不会说谎,家里还有一个保姆一个保镖,她们总不能都跟着一起说谎吧?”

两个公安对视一眼,“这些我们会去查!”

“那个……,同志,付佩文伤得很重?”郭湘小心问道。

“这种天晚上零下十几度,丢在外面那么长时间可能有些地方冻坏了,具体现在还不清楚,主要那方面,有点惨……”公安说道。

郭湘皱起眉头,那自己这官司恐怕没法打了,撤诉还是延期?

“出了这事儿恐怕很多人会猜测是我们干的。”郭湘苦笑一声,“所以我们会在这关键时期给自己抹黑吗?想想也不可能。”

“我们只是过来了解一下情况,如果有需要我们还会再来,感谢你的配合。”

公安和郭湘握了手便离开了。

走出郭湘办公室,年轻公安问中年公安,“师父,你怎么看?”

“那个郭院长听到消息那吃惊的样子不像是假的。”中年公安沉思,“而且她说的没错,她有赢的把握为什么还要搞这种小动作,让人诟病。在法庭上赢了她,不是更解气?”

“那倒也是!”年轻公安点头,“而且看她样子应该有不在场证明。不过如果真要动手,他们也未必要自己亲自出手。”

中年公安点头,“所以还要好好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