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目前我还不太确定,这除妖之人,会是何方神圣呢?”

“我也许知道……”

这时蝙蝠精勉强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环顾了四周一眼之后,冷静的分析:“早年我曾在小雷音寺中见到过孙大圣和唐三藏一行人,了解到当年孙大圣还有三个本事颇大的师弟。”

“其中二师弟猪悟能,当年可是天庭掌管十万天河水兵的大元帅,修为也是相当不俗,尤其是一身水下的功夫,更是远胜孙大圣。”

“后来这猪悟能在取经成功之后,便被封为净坛使者,如今正在净坛亩之中潜修,鲜少过问世间之事。”

“若有他出马的话,小小的河怪简直不堪一击。”

“另外,大圣的三师弟沙悟净,当年也是天界的卷帘天将,后来因为失手打碎了王母的琉璃灯,故而被贬至流沙河之中修行。”

“他在流沙河中修行了数百年,水下功夫也是相当厉害,据说当年在通天河之中,还曾与那通天河中的灵感大王大战过一场,可谓相当精彩。”

“但若是说到水下功夫最为厉害的,却莫过于孙悟空最小的师弟,小白龙。”

“这小白龙乃是龙族的太子,因为犯了天条才被贬为白龙,驮着唐僧西去取经。”

“后来取经成功之后,他便被封为八部天龙广力菩萨,同样也是一位修为极高的强者。”

“所以若我没有料错的话,明晚前来除怪的应该就是这八部天龙广力菩萨!”

气质美女曦曦

“但凡有他出手,河怪肯定是死路一条!”

“那太好了!”

听闻这蝙蝠精一分析,这一人一鸟一妖心中也就明朗了许多。

当下也没有在这山中多待,便带着半残的蝙蝠精一道飞回了长安城的元帅府之中。

等到这一行人回到府中之时,已经是掌灯时分了,经历了一场浩劫之后的长安城,此时再度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城中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只不过元帅府之中却又显得有些格外冷清罢了。

元帅郭仪一直等到了天黑,也不见汉钟离和雀灵回转府中,心中越发感觉有些不安,其间裴无名处理完了大理寺的事情之后,也赶到了元帅府来了解情况,可惜一直没有等到汉钟离和雀灵回归,心中也是焦急不已。

“钟离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我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郭仪端坐于太师椅之上,一且担忧的嘀咕着,旁边的裴无名同样也是神情凝重。

其实他心中又何尝不是担忧不已?

自从汉钟离和雀灵以及白灵等人被蝙蝠精带走之后,他就一直心神有些不宁。

尽管他知道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而且他也相信白灵等人绝对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凭着他们三位的神通,逃出生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转念一想,这蝙蝠精毕竟是三千年的大妖,并非等闲之辈,所以裴无名心里也是没有底。

但他也是久经战阵的人,心知眼下是绝对不可以自乱阵乱的。

于是在郭仪叹息过后,他连忙安慰道:“元帅倒也不必过多担忧,白天的时候你不时还曾安慰我说无妨吗?”

“怎么到了晚上却又如此不淡定了?”

“其实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啊,这说明钟离他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遇难,不是吗?”

“这……”

听裴无名这样一分析,好像也确实有几分道理。

当下无奈的点了点头,苦笑道:“那但愿如你所说,他们三位吉人自有天相吧!”

“义父!”

就在郭仪与裴无名交流之际,忽然厅外的庭院之中传来了汉钟离那脆生生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还颇为急迫。

“是钟离!”

郭仪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个声音就是汉钟离的声音,当下连忙起身朝着外面奔去,裴无名则是紧随其后。

二人奔到了庭院外一看,目力所及之处,赫然发现汉钟离与雀灵等人已经站在了庭院之中,看起来似乎也并不算狼狈。

但很快郭仪的目光就注意到了前方几人之中,赫然蝙蝠精也在列!

“糟糕!”

看到蝙蝠精的刹那,郭仪心中顿时有些不安起来,旁边的裴无名也是小心脏狂跳不已。

“蝙蝠精,你还想怎么样?”郭仪眉头皱了皱,硬着头皮朝着蝙蝠精质问了起来。

“我……”

被郭仪这一质问,蝙蝠精还真有一些哭笑不得,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是好。

“义父不用紧张。”

见郭仪的神情并不是太好,心知他肯定是有所误会,当下连忙几个箭步冲上前去,解释道:“义父莫要紧张,我们已经脱险了,蝙蝠精也已经改邪归正,眼下他已经是我的随从,随时听候我的调遣!”

“啊!”

面对如此巨大的转变,就连郭仪这种见惯了世面的人也不免被吓了一大跳。

白天的时候还是一对要争得你死我活的仇人,怎么才一天的时间就从仇人变成了随从?

而且这蝙蝠精可是修了三千多年,他怎么会甘心做一个凡人的随从?

“我没有听错吧?”

“蝙蝠精成了你的随从?”大概是有些不太相信方才自己听到的内容,所以郭仪又重复了一遍,旁边的裴无名也立即竖起了耳朵仔细倾听起来,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精采的瞬间。

“元帅,您确实没有听错。”

这一次说话的人却是白灵。

估计是怕郭仪听不清楚吧,所以这一次白灵特意的提高了音调,以确保她说话的内容能够清楚的传到郭仪的耳朵里。

“蝙蝠精已经被齐天大圣给收服了,大圣派他来保护钟离,所以如今便是钟离的随从,这下您明白了吗?”

“哦……”

这话从一向稳重的白灵嘴里说出来,那自然是完打消了郭仪心中的疑惑。

当下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生出一丝丝的欣喜之情来。

眼下汉钟离有了这三千年修为的蝙蝠精保护,那以后就能高枕无忧了,他这个做义父的人当然也是与有荣焉。

“那么瘟魔呢?”

“怎么没有看到瘟魔和那位齐天大圣呢?”

裴无名毕竟是大理寺的寺卿,说直白一点,他就是这些长安百姓的保护神,所以他目前最关心的当然就是瘟魔的情况,只有真正的解决了瘟魔,长安城的百姓才算是真的脱离危险。

“齐天大圣已经前往昆仑山了。”

白灵洒然一笑,耐心的解释:“瘟魔也被大圣给打成了重伤,此时不知道躲到哪坐大山之中养伤去了,没有一年半载估计很难再出来害人了。”

“所以裴大人大可放心,长安城的这一场浩劫,算是安渡过了!”

“太好了!”

闻言裴无名心中一喜,这个最难对付的瘟魔都已经被打跑了,那长安城的危机也确实算是解除了。

而蝙蝠精也被汉钟离收为随从,一场劫难却变成了喜事,这绝对是完出乎汉钟离意料之外的。

眼下唯要还要解决的事情,也就只剩下曲河中的那一只水怪了。

只要能将水怪给铲除,长安城便能完从之前的阴霾之中走出来。

“那咱们什么时候去除那水怪?”裴无名立即又好奇的追问了起来。

“不着急。”

“此事大圣已经安排好了!”

白灵冷静的摆了摆手,笑道:“瘟魔已除,河怪也绝计活不过明晚,所以,今晚大家都可以好好的睡一个安生觉了。”

“这段时间本姑娘也是累得够呛的,得赶紧回长乐宫中去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言罢,她冲着众人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接着身形一恍,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于元帅府的庭院之中,去得相当之快,几乎在场众都没有人反应过来,便已经消失无踪了。

“裴大人,你也回去休息吧,这几日来回奔波,估计也是精疲力竭了吧!”郭仪侧身打量了旁边这位年轻人一眼,对于裴无名鞠躬尽瘁为国为民的态度,他是相当钦佩的。

“也罢。”

眼下所有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他也确实应该回去好好的休整一下了。

当下拜别了郭仪和汉钟离等人,然后独自回府去了。

待到裴无名和白灵一走,元帅府又顿时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剩下郭仪和汉钟离站在庭院之中,至于雀灵和蝙蝠精,早就已经回房休息去了。

尤其是蝙蝠精,他身上被烧伤和打伤的地方如今还在阵阵发痛,若非根基深厚,恐怕早就已经支撑不住打回原形了。

如今到了元帅府之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疗伤。

虽然说雀灵到目前为止都对蝙蝠精没有什么好感,但它不得不承认蝙蝠精已经是队友的事实,为此它作为半个东道主,自然是替蝙蝠精安排好了房间供他疗伤,同时自己也在门外为其守法,倒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说起来蝙蝠精其实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他早年虽然是一族之主,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地位,在天机门之中,也只能算是一个任人差遣的小人物罢了,根本得不到什么重用,再加上蝙蝠一族在妖界势弱,也没有什么地位,他这个蝙蝠一族的族长,更是地位低下。

如今跟了汉钟离这么一个仙童,对他来说反倒是一种造化,只要能好生的跟着汉钟离修行,将来汉钟离飞升之时,又怎么会少得了他的好处呢?

所以在房间里疗伤的时候,蝙蝠精心中其实更多的却是欢欣,庆幸自己终于算是脱离了苦海。

不过话又说回来,蝙蝠精的修为本来就很强大,三千多年的修为可不是闹着玩的,哪怕今日挨了一金箍棒,但是却并没有真正的伤及要害,调戏一阵之后,伤势便好得差不多了。

只不过被炎火烧伤的地方,可就不是调息一下便能了事的。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除了万年寒冰之外,没有其它的办法能令他的伤势恢复。

好了孙悟空已经答应了替他去昆仑山中取万年寒冰,倒也算是有惊无险的渡过一劫。

眼下他真正要面对的应该是接下来妖族的追杀才对。

万妖之城的天机门是六界最大的情报机构,相信不用很长的时间就会发觉到他背叛的事情,到时候乌鸦精肯定会派人过来追杀,所以目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赶紧恢复部的功力,这样才有自保的能力。

至于汉钟离和雀灵,他们的修为太低下了,根本指望不了能帮上什么忙,到时候不拖后腿就谢天谢地了。

在元帅府的会客厅之中,汉钟离与郭仪却并没有立即去入睡,父子二人却是坐在客厅之中促膝长谈了起来。

“钟离,眼下长安城的浩劫已经被平息了,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

汉钟离厥了厥小嘴,嘀咕道:“义父,你不会又想赶我走吧?”

“我可不想离开你!”

“不是赶你走……”

郭仪无奈的苦笑一声,摇头感叹道:“经过今日一战,想必你已经引起了妖族和魔族的注意,很多的妖魔精怪也都知道了你是上界的转世八仙凡身,这些妖魔鬼怪肯定会潜入长安城来打你的主意。”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眼下的长安城已经不是久留之地了,所以我希望你过几日就离开长安城,南下去寻东来公子,他一定会保护你的。”

“我才不需要保护。”

汉钟离不满的仰起头,叫嚷道:“瘟魔够厉害吧,还不是一样被打跑了,其它的妖魔精怪,我更不放在眼里。”

“现在又有了蝙蝠精这个随从,那更是如虎添翼,所以其它的妖魔精怪只要敢来,我一定叫他有来无回。”

“至于南下去寻东来公子,那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可能这样做的。”

“万一真的到了南下的那一刻,义父你也必须与我一道离开,否则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开长安城!”

“你这傻孩子。”

郭仪满是宠溺的伸手拍了拍汉钟离的小脑袋,对于他方才那番话,确实是颇有些感动不已,难得这孩子在关键时刻,还能想到义父,单就这份仁义,已经十分难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