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贞与陆灵雪二女见状连忙上前去一把将其按住,陆灵雪更是右手捏一个剑指,朝着韩湘子轻轻一挥,一股仙灵之气滋生出来,化作无形的绳索将其给束缚了起来,以至于就算韩湘子仍然在挣扎,但是却丝毫没有办法挣脱。

“灵雪,你快放开我,我要去找仙姑!”

“如果她因为我的事情而丧命的话,我一会一辈子都不得安宁的!”

“与其愧疚的活着,还不如妖毒发作身亡!”

韩湘子双眼赤红的盯着陆灵雪,那眼神看起来甚至有一丝丝令人惧怕,与先前那个温文尔雅的书生简直完不同。

“谁说她会因引丧命?”

陆灵雪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苦笑道:“虽然说目前还没有真正找到仙姑的下落,但是根据青鱼精所言,仙姑极有可能是被天仙金莲给抓去了,或者说,是被天仙金莲给保护了起来。”

“李玄上仙也已经讲述过了关于仙姑的一些前世今生,虽然我们都还没有亲眼见到仙姑,但我相信李玄上仙的推断不会有错。”

“眼下你只需要照顾好你自己就够了,至于寻找仙姑的事情,自然会有我们来处理。”

“何况这一次仙姑的失踪,也并非就是坏事。”

“如今遭逢乱世,妖魔横行无忌,仙姑作为天命所归的上洞八仙之一,若是继续待在这荷花村的话,断然会遭遇到其它精怪的觊觎。”

“所以从某些角度来说,她被天仙金莲给带走,反而不失为一件好事,你就宽心吧。”

可爱妹子和她的小白猫

“当真如此吗?”

显然,陆灵雪的这些说辞,还是不能完的说服韩湘子,但是韩湘子因为找到反驳的理由,故而也拿陆灵雪没有什么办法。

“当然是真的。”

陆灵雪不假思索的咧了咧嘴,笑道:“事关仙姑的生死,我们又怎么能儿戏呢。”

“明日一早,我会亲自前往那万绿湖中去瞧瞧,也许能从天仙金莲那里得到一些相关的信息也未必。”

“总之明日我会带来确切的消息,但现在你最好还是安心的休养,若是你再逞强,说不定你的伤势可能还会复发,到时候我和东来以及仙姑就白忙活一场了!”

“没啊。”

林贞也连忙小心翼翼的劝解:“有灵雪去处理这件事情,当可保万无一失,灵雪的修为那么强大,她肯定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去弄清楚的,你就安心吧。”

“也罢。”

既然她二人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陆灵雪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当下无奈咧嘴苦笑一声,然后闭眼趟在床上休息了。

二女见他已经趟下,自然是不便过多的打扰,于是双双使了一个眼色,从内室之中走了出来,并肩来到了草庐外的曹溪之畔。

此时的张果老确实已经独自进山去修行去了,整个曹溪之畔便显得格外的宁静,虽然能够看到山下还留有几盏残灯的荷花村,但山里却又是另外一番寂寞如雪的世界。

“灵雪,湘子的身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大约是心中还不太放心,故而林贞又再度强调了一遍,以期能得到确切的答案。

“没有什么问题了。”

陆灵雪略一颌首,淡然的回应:“那天仙金莲的灵力确实是强大,方才我用仙灵之气探测了一下湘子的身体,发现他气海之中凝聚了一股很强的力量,这股力量很是柔和,但又很绵密,看起来规模还比较庞大,如果用功力来衡量的话,那么这股力量相当于五百多年的功力,甚至可能会更高。”

“五百年功力?”

听到陆灵雪这番言论的刹那,林贞确实是当场吓了一在跳。

她虽然一早就知道韩湘子不是寻常人等了,但是五百年功力对于一个凡人来说,仍然是可望不可即的东西。

“难道说这五百年的功力,都是因为天仙金莲的原故?”林贞小眼珠子微微一转,不无疑惑的反问。

“也许是,但又不是。”

陆灵雪洒然一笑,不紧不慢的解释:“方才我用仙灵之气去探测的时候,发现这股灵气相当的纯净,想必应该大部分是由天仙金莲的灵气组成。”

“但是在这些灵气的边缘,又有一些道门的罡气在游走,道门的罡气属于阳刚型,而天仙金莲的灵气则是阴柔型,故而这两股力量如今在他的体内并不能很好的融合。”

“再加上韩湘子本人并不懂修行,也没有什么法门去中和这两股气息,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他都要承担这两股气息在他体内碰撞所产生的痛楚。”

“正常情况而言,每到下弦月的时候,也就是整个月份之中阴气最得的那几天,湘子体内的天仙金莲所产生的灵气就会开始吞噬那股道门罡气,双方一旦在湘子的体内打起架来,那么他本人肯定就会痛苦不堪。”

“那如何是好?”

此时的林贞虽然已经心惊不已,但从小良好的教养还是使她保持了足够的镇定,以至于就算听到了这个不好的消息,但她还是可以用平静的心态来应对。

“我也没有办法。”

陆灵雪斜斜扫视了林贞一眼,嘀咕道:“虽然灵蝶一族最擅长的就是治愈之术,但是韩湘子眼下并没有患病,而是由体内两股气息相互碰撞所产生的问题,并不属于病痛的范畴,寻常的药石之术,是没有效果的。”

“但这并不代表此症无药可医,只是如果要医他的话,你就得做一些取舍!”

“我?”

林贞不解的伸出葱白一般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诧异道:“那么请问我该如何取舍?”

“很简单。”

陆灵雪神秘的望着林贞那纯白无暇的面容,颇为感叹的回应:“他只需要学会道门的修仙法术,然后按照修仙的法门每日练习吐纳之术,不出十年的时间,就能完将这两股气息给融合,届时他的功力恐怕要远超五百年,成为一个真正的半仙之体。”

“那还等什么呢?”

一开始林贞还以为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不想只不过是学人修道罢了,所以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她便同意了陆灵雪的提议。

对于林贞来说,只要能和韩湘子在一起,那么对于韩湘子修不修道,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根本就不重要。

何况她自己的天资也相不错,又服用了长春丹,有着三百年的超长寿命,大不了就跟着韩湘子一起修道,这样做一对神仙眷侣,又有什么不妥呢?

但是事情显然不会那么简单。

“林贞,你听我把话说完。”

陆灵雪有些尴尬的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一幅苦涩的表情。

沉默了片刻之后,她这才一字一顿的说:“修道之人在没有成功之前,是必须得清心寡欲的,至于在成功飞升之前,心里不能产生任何的情欲。”

“换句话说,如果他修道的话,那么从今往后你二人就不能再同房而眠了。”

“一旦他破戒,那么就会被情念钻了空子,到时候就前功尽弃。”

“故而,我方才所说的取舍,其实就是你二人自他修道以后,便要开始分房而睡的生活,这样你是否还愿意让他去修道?”

“这……”

此言一出,直接把林贞给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之前离开长安城之后,在韩愈的主张之下,二人已经于前往岭南的路上结成连理,如今虽然还没有对婚事进行大操大办,但却已经是真正的夫妻,而且也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此时陡然听到往后不能再有同房之事,这种巨大的落差,当然令林贞这个二十左右的小姑娘有些难过,甚至还有一些羞怯。

“只有这一个办法吗?”林贞略微有些不情愿的反问,此时她心中多么希望能够再听到一个不同的答案,但是她心里也清楚,这种希望是很渺茫的。

“只有这一个!”

陆灵雪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场便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沉声道:“眼下除了这个办法,我想不到其它的法子。”

“不过你也不用太快做决定,毕竟这关系到你的终身幸福。”

“明日上午我会准时前往万绿湖中探查仙姑的消息,之后再返回草庐里与你会面。”

“你到时候再给我答案便是!”

言罢,陆灵雪无奈冲着林贞咧嘴笑了笑,转身回到草庐之中休息去了。

寂静的曹溪之畔,只剩下一袭白衣胜雪的林贞站在溪边发呆,那绝世的容颜再配上迷茫的眼神,看了着实令人心疼不已。

且说李玄带着小龙女前往观世音菩萨的紫竹林寻找庇护之后,罗浮山中便只剩下了赵东来与小人参精二人,躲在当年赵公明修行的道场——清波洞,潜心的修行。

这个清波洞乃是当年赵公明在参加封神大战之前修行道场,乃是一个风水极佳之地,此洞距离前方的半山湖也中有数十米之遥罢了,山洞的上方则是雄伟的罗浮山,可以说此洞是一个藏风纳气的绝佳场所。

当年赵公明就是在这个山洞里面吸纳天地灵气,从而修成截教外八门第一高手的,不过由于封神大战之后,赵公明身后道消,最后被强行渡化成天界的武财神,故而此山洞也就空置了下来。

但因为此山之中因为灵气十分充沛,当得上是岭南第一洞天福地也不为过,所以山中修行的精怪也有许多,但是却没有一个精怪敢强占这山洞。

一来是因为法力不够,没有办法打开当年赵公明在山洞之外设下的结界,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办法进入清波洞中。

二来是鉴于赵公明强大的修为,他们也不敢造次,长此以往,此洞自然也就没有精怪前来光临了。

这一次李玄也是凭借着老君之前赠他的那根拐杖,这才打开了山洞外的结界。

由于赵公明当年最大家的武器便是那一颗北海神珠,可以说是打遍截教外门弟子无敌手,就连武成王也是死在他的定海神珠之下,可见此珠威力之强,简直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

用这颗珠子设在洞口的结界,自然也是极强的。

按理说李玄的修为是不可能打得开这个由定海神珠设下的结界的,但偏偏李玄手中的那根拐杖,又是太上老君用北海玄兵所打造,这北海玄兵本来就与北海神珠的气息相近,所以李玄并没有费很大的力气,就把结界给打开了。

之后等赵东来与小人参精进入山洞之后,他又利用法术将那个结界给重新搭建,使得这个结界变成了只进不出的境界。

也就是说,眼下这个结界只有赵东来与小人参精能够进进出出,除此之外,别人精怪到了洞也是进不来的,会在第一时间被结界给阻挡,这样倒也算是很大程度上保护了赵东来与小人参精。

二人在山洞之中待了一天的时间,小人参精便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虽然说他现在已经是修为超过千年的精怪了,但是生性还是有一些顽劣,加上年纪又小,所以很难耐得住寂寞。

大约在入夜时分,他就已经叫嚷着想要到洞外的山林里玩耍,不过很快就被赵东来给拦了下来。

赵东来相对来说就淡定多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喜静的人,前一段时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他本人也确实有一些烦躁不已,所以此次李玄为他找到这么一个灵气充沛的洞天福地给他修行,他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眼下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远离喧嚣与人群,独处一隅心里自是极惬意的。

再加上这一日在山洞之中潜修,内心静下来之后,很快就利用万毒玄经里面记载的星吸日月之法,将龙珠里面更多的龙气转化成自己的修为,可以说这一日的修为,着实抵得上寻常的精怪修行数百年了。

在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之后,他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到外面去游玩,恨不能连吃饭的时间都节省出来,一心一意的利用星吸日月之法,将那颗上古龙珠里面的万年龙气完都吸为已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