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星同样是不好受,强行压下喉咙处上涌的血腥之气,好一会才将呼吸调息了回来。

“就这点实力?如果就凭这想杀我,会不会想得太简单了。”李志朝地上吐了一口血水。

长星脸皮微抽,他试探出来了,想要拿下李志确实是不容易,李志看起来是受了伤,可并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如果刚才那一拳,长星打断了李志胸骨,那他才有信心在短时间内击败李志。

在他看来,不是自己打不过李志,而是时间有限,他没法和李志长久战斗,道路被封,交通部门会很快派人来检查,那个时候,他只有撤退了。

“想死得快点,我就成你。”长星朝着身后看了一眼,一个穿着木屐的男子从后面走了上来,手握武士刀,伫立在长星身侧。

“东洋人?”李志表情变得格外的凝重,一个能和长星站在一起的东洋人,怎么看都不会弱。

“李志,你以为你今天还能逃过一劫?我去魔都虽然没堵住你,但是却意外的获得两个合作伙伴,介绍一下,三口组的志多文明,还有一位梅花组织首领梅花!”

今晚的伏击是三方势力联合发动!

李志瞳孔一缩,三口组和梅花组织又来了。

“李志不要想着援兵了,梅花亲自去解决来支援的人了,而这里我和志多文明联手拿下你,也是易如反掌!”长星嘴角带着冷笑。

“李桑,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我们花了高价赎回方块j,为什么他非但没有回到东洋,反而死在大洋中,尸体都被泡烂。”

志多文明微微抬头,用生硬的华夏语交流着。

粉嫩学生妹温馨午后私房照

“你的,大大的坏了!不合江湖规矩!”

“跟你们讲什么规矩,来战!”李志大喝一声爆冲上去,手中银光一闪,无数的银针如同下雨一般朝着长星和志多文明射去。

“急着送死,成你!”长星和志多文明身体一晃,呈现各种诡异的姿势,躲避着李志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银针。

于此同时,候云霆等人部被梅花组织的人拦了下来,梅花和候云霆、古擎几人在路边喝茶。

古擎和书生都是鼻青脸肿,浑身受了不轻的伤,他们联手都不是梅花的对手,压根突破不了梅花的防线,只得跟着到路边‘饮茶’,心中着急。

“别紧张,你们的命不在我手里,而是在李志手里,李志胜,我放你们离开,李志败,你们死。”梅花带着一张梅花a的扑克牌面具,席地而坐,品着清茶道。

至于龙魂的人,他们自然也是出动了,可是他们在临江驻点的人数有限,被剑家的打手阻拦,现在没人能帮到李志,一切只能看李志。

叮叮叮!

志多文明武士长刀出鞘,寒光噬人,破开密集的银针当空朝着李志脑袋劈去。

长星也不闲着,在空中扭转着身体,爆发出一道惊人的力量,一记鞭腿朝着李志胸膛扫来。

李志双手合十夹住了凌空劈来的武士刀,那股强悍的力量,直接压弯了李志的身体,脚下踩踏的公路更是寸寸断裂,双脚都陷了下去。

还不待李志顶住这股压力,长星的鞭腿在李志瞳孔中无限的放大,几乎会在下一瞬间砸在他的胸膛上。

李志咬着牙,眼底闪烁着决绝,这样打下去,他必死,必须得破釜沉舟!

唰!金光在李志指缝间一闪,金针顺着精钢打造的武士刀射入志多文明握刀的手,钻入骨头,在骨髓中畅游,又顺着手臂一路往上,从肩膀后穿出,带出一长串鲜血。

啊!剧痛让志多文明凄惶惨叫,金针带来的力量将志多文明掀飞了出去,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重重的摔在地上,握刀的手臂垂落,再也举不起来。

同一时间,长星的鞭腿砸在了李志胸膛上。

咔嚓!

骨裂声清楚可闻,李志倒飞而出,摔在了公路上,翻转了好几圈,趴在地上,鲜血狂呕。

长星都有些失神,他这次的攻击效果出奇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好,当他看到志多文明的惨样就明白,李志是倾尽力废了志多文明一条手臂,自己内息不稳,挨了他一腿,可撑不住了。

“李志,你败了!”长星大喜,乘胜追击,飞奔冲向李志。

李志稍微动弹,胸腔的疼痛就让他直吸冷气,好似上半身都被撕碎了一般。

“啊!”李志长吼一声,手掌拍地,身体凌空而起,双腿在空中如两根金刚般朝着长星轰来的拳头连环踢去。

金刚禅十二腿,李志从司旭哪里偷学而来。

“咦。”一道轻咦声在黑暗中响起,并没被任何人听见。

嘭!

拳脚相接,李志再次被轰飞了出去,可长星也承受不住李志这一次的进攻,从空中跌落下去,手臂隐隐发颤,心中震撼莫名,好强的腿法!

李志双脚踩在公路上,一脚一个脚印,连续不断的后退,震得胸膛剧痛,神经都在抽搐,让李志浑身布满了冷汗,,脸色刹那苍白,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塌陷的胸膛上是李志吐出的鲜血,看上去异常的狰狞。

长星站了起来,刚才正面和李志双腿相轰的拳头,此刻居然是有些握不住,在那一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硬气功被破了,如果不是他底蕴深厚,或许此刻他的手臂已经粉碎。

志多文明走上前来,右手随着他的走动无力的甩动,他这条手臂已经成了摆设。

李志嘴巴里是鲜血,咧嘴一笑,红猩猩的,如同恶魔张开了他嗜血的大嘴,要吞噬一切。

“过瘾……咳……”李志刚说两个字就一阵咳嗽,受伤严重。

仓啷啷!长剑出鞘!

李志将一直藏在皮带中的长剑抽了出来,弯曲着缠在腰间的长剑绷得笔直,泛着锐利的冷光。

这一战,李志底牌齐出,腰间的长剑是李志一直的底牌。

咳嗽着,李志又从裤兜里拿出一根二十厘米长,半个拳头粗的圆棍,按下上面的机关,圆棍伸长固定足够有一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