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我不认识郑家的任何一个人,但是有个偶然的机会,一个女人到我的场子赌钱,借了点高利贷,到最后居然还不上,这不是找死么,我们强行让她出来卖,不过她年龄也是大了,压根不值钱,搞一辈

子,估计也给我们挣不了几个钱,就在我们准备剁了她手和脚泄愤时,她居然说有个年轻的女儿,如果我们把她女儿弄出来卖,肯定值钱。”

季武脸上带着邪笑道:“这种好事,我们怎么能拒绝了,仔细盘问,所有的事情都弄明白了,那个女人嫌弃她男人家穷,跑了,留下了两个女儿,一个就是郑燕,一个就是那个有心脏病的人。”

郑燕和郑大友瞪大了眼眸,呼吸急促,季武说的那个女人,就是郑燕的妈妈,郑大友以前的妻子,竟然是她出卖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要让亲生女儿出来卖,替自己还债,简直是病态!

“妈妈?”郑燕眼眸一红,眼泪簌簌流下,这次对她的伤害,远比她妈妈抛弃她来得更大。

而郑大友则是咬牙切齿,这个死女人,居然连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别急着激动,我还没说完呢,好戏才刚刚开始。”季武有些兴奋,他就是要听众这个反映,很不错。“郑燕的妈,把郑家的地址给我了,我过来一看,想要把郑燕弄出来卖,不可能,郑大友虽然穷,但不会让自己女儿出来卖,而我也不能光天化日的绑架吧,如果被抓了,那可是重罪,我不想进监狱过日子

,所以我想到一个好方法,对郑燕的妹妹下手。”季武越说越兴奋,仿佛对他做出的事,很满意,很欣赏。“郑燕的妹妹不是有心脏病吗?心脏病人还不好对付,吓一吓,怎么着都会出事,于是我动手了,装鬼,在半夜把郑燕的妹妹当场就吓得昏迷了过去,导致她一直平稳的病情,突然加重!于是一切顺理成章

了,郑家看病要钱,我就送钱来,没想到你们还真上当了。”

“我本来还忧心忡忡,万一你们看着郑燕的妹妹死都不救,那我的计划就落空了,不过我多想了,郑家为了就病人,真的是不顾一切啊。”季武哈哈大笑。“我最后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让郑燕嫁给我,并且要签合同,那只是骗郑大友的,我要求签合同,郑大友就会想着,我是乘虚而入,借他十万还免费得了一个老婆,签合同就是保证以后老婆不会落空,并且

十万块也不会落空。”季武讥讽道:“郑大友,你果真上当了。”

郑大友狠狠的锤了自己几下,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季武是小人,签合同就算为了保证老婆和钱都不会落空,没想到,这是季武故意的,他就是想要引着郑大友往这边想,不让郑大友想得更深。“你们知道我把郑燕弄到手会怎么样嘛?我要把郑燕控制起来,先尝一尝味道,然后就直接把她送夜场去卖,下班后就关小屋里,上班才放出来,让她人间蒸发,就算郑大友反应过来,让警察来查,我矢口

粉艳虎牙妹子居家清新迷人

否认就好了,我不认识郑燕,我和郑家的人毫无交集,任凭警察怎么查,都查不到我头上。”季武拍了拍手,他的设局太巧妙,他都为之癫狂了。

“不对,我有合同,你还签字了,这就是证据,你还把事情都说出来了,我马上就报警!”郑大友脑子终于变得灵光,说道。

“放心,你的那份合同已经被我偷了,没有证据留下,百密一疏的事,我是不会干的。”季武就喜欢看着郑家人一步步陷入绝望的样子。

候云霆目眦尽裂,一拳就打在季武脸上,怒喝道:“你还是不是人!”

“呵呵,打得好!你打我这拳,我要多收三百万,如果拿不出六百一十万,我让郑燕一天接一百个客人,看她能坚持几天。”季武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疯狂的笑道。

“一百个客人会把郑燕揉碎了的,有些病态的客人,更喜欢来生理期的女人,我会给他们推荐郑燕的,相信郑燕会很爽。”季武脸上带着极为变态的笑容。

郑燕已经瘫倒在地,脸上看不到一点生气,只有暗沉的死气,她现在只想一死,不能落入季武的手里,不然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想想都恐惧到骨子里。

郑大友倒退了几步,抱头痛哭,郑燕将来可怎么办!郑家被逼的走投无路了。

“啪啪啪,很精彩,你这个人渣,让我都动怒了。”李志拍了拍手,心底里已经涌出一股怒气,季武这样的人,人人得而诛之。

“动怒了又如何,不想郑燕过上那样的日子,简单,拿出六百一十万,这事就算完了。”季武不屑道。

“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而且我还要玩死你!”李志裂嘴笑道,寒气逼人。

“玩死我?你以为你是谁?我实话告诉你,飞车帮老大是我哥,整条金凯大道都是我们的地盘,我求求你玩死我!”季武猖狂道。

“又是飞车帮,你们飞车帮还真的是坏事干尽啊!”李志冷冽道。

“那你是钱不给了,郑燕也不给我了,还要玩死我?”季武失笑道。

“是这个意思。”

郑燕和郑大友也顾不得痛苦伤心了,急忙制止李志,飞车帮完就是黑社会,他们普通人怎么能斗得过黑社会,如果把季武惹急了,李志说不定连命都要丢。“有点意思,连我飞车帮都不怕,看来你是一点都不了解我飞车帮啊,我实话告诉你,我飞车帮手上沾的人命不少,不多你这一条。”季武跟后面的两人打了一声招呼,说道:“绑起来,弄回飞车帮去,我要

让他知道我们飞车帮的厉害。”

季武身后的两人磨拳擦掌,满脸狞笑,他们飞车帮可是黑社会性质,除了警察,谁也不怕!候云霆不等李志出手,他就已经忍不住了,他被小狼训练,实力大有提升,对付两个小喽啰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