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所有的信息都指向了太子和左相在三个月前一拍即合决定对付自己之后便开始招兵买马筹建军队准备对付自己的事实!

不得不说,左相不愧是自己曾经信任倚重的大臣。

这行动起来的速度还真是雷厉风行啊……

可笑的是,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左相竟然还想要撒谎否认这件事!

看着他摇头晃脑试图否认的样子,皇帝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难不成左相觉得,现在撒谎否认这件事就能减轻他犯下的罪过?

他难道不知道,前面他交代的那些就已经足够让他死个一万次吗!

现在才来否认,左相此举简直是在挑衅自己的底线。

此时左相使劲左右摇晃的脑袋,这简直无异于“脱裤子放屁”嘛……

他……

等等……

突然之间,皇帝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了另外一种可能。

森女系软萌少女粉嫩纱裙置身花海烂漫写真图片

如果左相现在并非是在撒谎呢?

他不可能不知道,一旦他承认了前面那些事,那么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他了。

既然如此,左相何必多此一举在这个时候否认此事?

这不是他做事的风格……

虽然皇帝也想不通,为何今日左相如此痛快的就承认了这些事。

可……

倘若他真的贪生怕死,那他一开始完全没必要承认其他事情,他大可以从刚才就否认一切。

左相虽然老奸巨猾,但是他绝非是一个会多此一举在这种时候才开始撒谎的人。

既然前面做的事已经必死无疑,那么承认下来又能如何?

除非……

那支军队当真并非左相所有。

如果是那样的话……

看到皇帝脸上表情的巨变,楚千璃心知皇帝终于反应了过来才悠悠开口继续问道:“既然左相你还是不肯承认,为了不冤枉了你,那我只好大胆猜测一番,还请左相如实相告切勿隐瞒,你要知道,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倘若你此时撒谎欺瞒陛下,那么欺君加上之前的事情你可就是罪上加罪了呢!”

见左相听到自己的话忙不迭的点了点头,楚千璃终于开口问道:“那军队倘若并非左相大人你组建的,可据我所知又只有你和太子殿下知晓那些人的存在并且能够自由出入观摩他们演练,难不成……他们其实是隶属于太子殿下?左相您与太子同去,不过是因为你们两个既然已经成了盟友,那太子殿下便迫不及待的向你展示他的真正实力,而那屈指可数且位高权重的人,其实是太子?”

说罢,楚千璃就看到左右眼里明显的纠结挣扎和一种极为明显的恐惧。

太子与自己合谋商量想要谋朝篡位,可毕竟这些事只是他们口头上的协议并未来得及有任何实际行动。

在这之前左相还觉得,太子毕竟是陛下的亲生儿子。

虽然他做了这般大逆不道之事,但是说不准皇帝会顾念皇后以及与太子的父子之情留太子一命。

只要太子还活着,那他答应自己的事情就必须做到!

可现在看来,一旦陛下知道了太子竟然已经私自组建了军队,那陛下就绝对不可能留下太子这个祸患的性命。

他太了解陛下了……

为了守住自己的皇位,任何人的性命在他眼里都不值钱!

要是在以前,左相压根不会顾虑太子的死活。

太子的性命在他眼里可谓犹如一只蝼蚁一般无关痛痒。

可是现在不一样……

太子承诺给自己的事情对自己而言实在太过重要!

正因为如此,自己才明知道很有可能会出事却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和太子成为了一条船上的蚂蚱。

他明知道以太子的心性实力,想要谋朝篡位可谓难于登天。

左相也很清楚,就算太子真的侥幸成功了,自己作为太子用不堪手段上位的见证人也一定不会有任何好下场……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答应了。

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太子的承诺,那个原本左相甚至很难相信却不得不去相信的承诺。

不行……

在太子达成和自己的约定之前,他还不能死!

自己绝不能承认此事,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绝不能出卖太子……

他活到了这把岁数,死又算的了什么!

只要太子能够履行约定做到答应自己的事情,自己哪怕是死也无所谓了!

心头一狠,左相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自己的脖子胡乱点头了!

他就不相信,他自己的脖子他还就控制不了了?

然而,左相完全不知道自己这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拼了命的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脖子不要乱动,可是他却明显感觉到他脑袋以下的部位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不管他多么努力使劲,他的脖子都完全不听他的使唤……

纵使已经使出了全身仅剩的力气去“对抗”自己的脖子,左相却依旧无法控制住它。

眼瞅着自己的脖子又要让他的头颅上下摆动,左相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就嘶吼出了一声:“等……等一下!”

听到自己突然吼出来的声音,左相自己都结结实实的被吓了一跳。

别说左相,就连在他一旁等待左相回答的楚千璃也是一怔。

按照时间来算,左相可还要些时间才能恢复行动并且可以发出声音呢。

看来这个老家伙是真的着急了,情急之下竟然激发出来自己的潜能让他可以开口出声的时间提前了。

不过……

难不成他还以为,只要他能开口说话便可以用谎言来向皇帝掩饰刚才他点头交代的那些事?

呵。

稚嫩。

很快左相就会知道,在这个时候能开口对他而言绝对是一件更为惨烈的事情!

对此一无所知的左相在听到自己发出的嘶哑而熟悉的声音之后先是一愣,然后只见他整个人瞬间爆发出一股剧烈的狂喜之色。

太好了!

他终于可以出声说话了!

之前也不知道自己的脖子究竟中了什么邪,不管是点头还是摇头竟然都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眼下自己能说话了,终于可以为刚才的行为好好的“辩解”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