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母……”林光荣鼓起勇气,“其实师父是不愿意娶俞秀秀的,他答应照顾她,只是把她当妹妹看,他从来没有说过要娶她,不然当初他就不会娶你……”

“虽说娶你他也是迫不得已,可是如果他不愿意,没人逼得了他……,大不了再多给一点钱,我想郭家也会答应的不是吗?可他还是娶了你……”

这么一说郭湘就觉得奇怪了,“你的意思是说他宁愿娶一个傻子也不愿娶俞秀秀?为什么?”

林光荣摇头,“我也说不好,师父他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什么事都放在心里,可是在俞秀秀这件事上他却很坚定,而且我看得出来,师父他对你不一样,他看你的眼神,从来没有过……”

郭湘沉默,是这样的吗?难道他也像自己一样曾受过伤?

这样说来两人倒是同病相怜了,郭湘苦笑。

可是这也不能代表两个人以后就能过下去,同床异梦更为可怕。

至于他到底喜不喜欢自己,谁知道呢,也许只是林光荣一厢情愿地认为。

“小林,谢谢你!”郭湘由衷地说道,林光荣其实是个很温暖的小胖子。

“师母,我听说……你要和师父离婚?为什么呀?师父不好吗?我就从来没见过他那么优秀的人,勤劳上进,聪明能干,人长得又好,如果我是女人我都想嫁给他……”

郭湘哭笑不得,小胖子怎么那么可爱?

“因为这样就要嫁给他?”郭湘反问,“所以想嫁给他的人应该很多,他不用愁啊,为什么一定要拉着我?”

可爱的小姑娘

“可师父不喜欢别人……”林光荣急了。

“就喜欢我吗?就这么几天时间,能有多喜欢?”郭湘摇头,“等我一走,他可能就把我忘了。”

“这……”林光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觉得师父不是那样的人,可是他也不敢保证。

“我们俩的事我们自己会解决,小林,谢谢你了。”郭湘说道。

“那师母您休息,我先走了。”林光荣点头。

郭湘走进屋里,里面没什么变化,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看着并排放着的两张椅子,想着前天两人还这排排坐看书,今天却成了这个样子。

嘴上提着离婚,可是和顾振南的相处却很愉快,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把他当什么了,是夫妻?还是朋友?

也许朋友更多一点?

那现在这样自己还要不要留下来?还要不要遵守一个月的承诺?

可现在已经闹得满城风雨,整个油队的人恐怕都已经知道了,还有隐瞒下去的必要吗?

郭湘在炕上躺了一上午,脑子里一直在胡思乱想,还是没理出个头绪。

中午去食堂打饭,有人对她指指点点,看来是都知道了。

“就是她,顾副队的媳妇,以前还是个傻子,现在好了居然嫌弃起他来,要跟他离婚……”

“为什么呀,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顾副队那么好的一个人。”

“就是,她一个乡下来的,顾副队工资那么高……”

“可是,那里还有一个俞秀秀啊,你让她怎么办?”

“顾振南还真是有艳福啊!”也有人嫉妒。

郭湘充耳不闻,打了饭,淡定地走了。

吃饭的时候又想起顾振南帮自己剥鸡蛋,自己不爱吃的蛋黄他拿去,留蛋白给自己。

还有那边挂着的浴帘,这边的椅子,包括那些锅碗瓢盆,都是他为自己买的,而且还是在自己提出离婚的情况下。

他为自己做的其实挺多了。

如果没有俞秀秀的事,也许两人能很愉快地相处下去,能产生感情也不一定,可现在……

正吃着饭,外面传来敲门声。

郭湘转头一看,李春站在外面。

她的眉头皱了一下,想到林光荣说俞秀秀的钥匙就是从他那里拿的,心中有点不悦,“你有事?”

“嫂子……”李春脸色尴尬,昨晚的事他都听说了,他也没想到会闹成这样。

“嫂子,我来是……”

“李春?你怎么在这儿?”身后传来顾振南的声音。

“振……振南?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上班去了?”李春大惊。

“我……回来看一下!”顾振南朝屋里看了一眼,郭湘还在,不由松了口气,好担心她就这样一走了之。

“振南,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李春把顾振南拉到一边,“我不该把你屋的钥匙给秀秀,我没想到她会这样……”

“可是,秀秀她喜欢你,我不想让她失望,她现在无父无母,很可怜……”

郭湘皱起眉头,什么意思,他也是来叫自己让贤的?

“你喜欢秀秀?”顾振南看着李春。

“啊?不是……”好像被人说中了心事,李春的脸一下涨红。

郭湘一听,呵,狗血呀,三角恋变四角恋?

顾振南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如果你喜欢他,就去告诉她……”

“可是,可是她对你……,她喜欢的是你!”李春不安地说道。

“可我不喜欢她!”顾振南坚定地说道:“我不能给她幸福,如果你想她能过得快乐,你就自己行动,而不是期望别人能给她带去幸福。”

“可是我……配不上她……”李春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我一没文化,二没长相,不像你……”

果然这个年代也是看颜值的吗?郭湘腹诽,不过不得不承认,顾振南是真长得帅!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喜欢他,只有你能让她幸福……”顾振南说道。

“你自己好好想想!”顾振南拍拍李春的肩膀,不想和他说那么多了,还想和媳妇说会儿话呢。

“不用想了!”后面传来一个声音,俞秀秀走了过来。

“我是不会看上他的,他算个什么东西?就他也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俞秀秀一脸鄙夷。

“秀秀……”李春的脸涨得通红,没想到俞秀秀会这样说自己,平常不是也叫自己李春哥的吗。

郭湘颦眉,就这素质,还天鹅?野鸭都比不上!

顾振南也皱起眉头,所以她不喜欢俞秀秀,这人让人喜欢不起来。

势利、刻薄,还得理不饶人。

“这个世界上只有振南哥能娶我……”俞秀秀走到顾振南身前,含泪看着他,“你答应过我爹要娶我的,你忘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顾振南眉头皱成个川字,郭湘的耳朵则是一下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