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湘苦笑,要赔偿不是她的本意,她就是不想赝品现世。

这种高仿品如果得到认可,那以后可能就更多高仿品横行古董界,受害的是百姓。

虽然不关她的事儿,可是今天碰上了,不能坐视不理。

“我说不上来,但我可以证明。这梅瓶是高仿的,里面有高仿师傅的印记。”郭湘说道。

“啊?不可能吧?”

“让我看看!”

“我也看看……”

“哎,你们小心,别把瓶子摔碎了……”

“拿把手电来!”张老板说道。

有人拿了手电,往瓶子里一照,可以看到瓶底瓶身,可是梅瓶瓶口太小,也根本看不清楚。

更别说是在瓶肩上,手电光照不到,能照到的地方也没有,人的视线也不能拐弯,它正好在盲区上。

郭湘要不是透视也看不到。

粉红色裙装清纯美女甜美写真

“根本没有,哪有?”

“是啊,我都没看到!”

“这姑娘就是胡扯!”

“你怎么说?”张老板怒视郭湘,那眼神似乎要杀了她。

郭湘叹口气,“我说了我的方法是秘密,这我不能说。不过如果把瓶子砸开你们就能看到了。”

“什么?把瓶子砸了?这可是一百多万啊!”

“就是,这可是三绝之一,全世界就三个这样的梅瓶,这砸了可不只是钱的事儿的……”

“那是国家的损失,是古代文明的断裂……”

郭湘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就是损失也是我的,我已经拍下了,定金也付了,欠条也写了。”

“再说现在这梅瓶是我的,我想砸就砸,我就是有钱,我就是想听个响儿不行吗?”郭湘大声说道。

众人都安静下来看着郭湘,没想到这姑娘这么硬气,真这么有钱?她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郭湘拿起梅瓶,环视一圈,举了起来……

“别……”

“小心!”

“哎!”

几种声音叫起来。

“哗啦”一声,梅瓶重重砸在了地上,碎成了好多瓣。

霍镇霆气得手都抖了,她居然真的砸了?她真的敢砸?

郭湘蹲下身体在碎片里找,因为字在瓶肩处,就是弯口处,是不容易碎的,应该还在。

“小心点!”顾振南也蹲下身体找,他怕媳妇的手割破。

突然郭湘看到了那块碎片,捡了起来,“你们看,这就是证据!”

“这是个‘庄’字?”

“看看,还真有字!”

“这梅瓶真是假的?”

霍镇霆一脸不可思议,推开边上的人,手颤抖地朝郭湘伸了过去。

郭湘把碎片递过去,霍镇霆一看上面的那个庄字,脸上涨红,眼睛一翻倒了下去。

“啊,霍老……”

“小心!”

众人惊呼起来,霍镇霆已经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快,叫救护车!”张老板大叫。

“把他扶到屋里去!”

“你们别动,都让开!”郭湘大叫一声,急忙蹲下身去看霍镇霆,这时候可不能随便乱动,万一造成二次伤害那就无法挽救了。

“霍老、霍老……”郭湘轻拍霍镇霆的脸,查看他是否还有意识。

“你就别在这捣乱了,还不是你害的?”

“就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你是想害死霍老吗?”

“这女人怎么这么狠毒?”

郭湘脸色一沉,“我是医生,你们想救霍老就给我闭嘴!”

众人惊讶,这女人居然是医生?医生怎么还会来参加拍卖?

郭湘一查看,好像是心脏病,连忙问,“他是不是有心脏病?平时吃药吗?”

“不知道啊,平时一起跟着的人今天也没来……”

“我好像看到霍老有吃药……”有人小声说道。

郭湘连忙去翻霍镇霆的衣服口袋,果然找到了药,连忙倒出一颗塞进他的嘴里。

“你们都让开一点,让空气流通一点……”郭湘挥手,众人急忙后退一步。

霍镇霆并没有醒过来,郭湘一检查心脏似乎都停止跳动了,急忙给他做心肺复苏。

双手不停地按压霍镇霆的胸膛,额头冒出汗来,“叫救护车了吗?”

“叫了,不过我们这儿远可能没那么快……”

郭湘双手交握不停地按压,天气很热,她的后背很快就湿透了。

做心肺复苏是要很大力气的,很快双手就酸得不行,不过没有人可以替换她,她不能停下。

“她真是的医生啊?”

“看样子挺专业……”

张老板和玫瑰都紧张地看着郭湘和霍镇霆,他们自然不想霍老在这里出事儿,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按了大概快半个小时,霍镇霆的心脏终于复跳,眼睛眨了眨。

“嘿,好像醒了。”

“活过来了?”

“这还真是个医生哎!”

这时外面救护车“呜呜……呜呜……”地叫着开了进来,有医生抬着担架跑了进来。

看到郭湘有点惊讶,“王医生?”

郭湘一看正是京医院急诊科的医生,还认识,便点了点头,“患者有心脏病,我已经做了心肺复苏,搬上去的时候小心点!”

“好!”急诊医生把霍镇霆装上救护车,张老板跟着一起上车,“王医生吗?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霍老身边也没个人……”

郭湘点头,“好!”

转身对顾振南说道:“你直接开车去医院吧,我跟去看看。”

“好,我马上来!”顾振南点头,把带来的钱和拍的字画收起来,急忙去开车。

玫瑰目送救护车走远,回到院里把摔在天井里的梅瓶碎片收了起来,特别是那块标有印记的不能丢。

霍老突然出事儿,这事儿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得先把东西收好再说。

郭湘跟救护车进了医院,霍镇霆直接送进了急救室。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霍镇霆被推了出来。

张老板和郭湘急忙上前,“怎么样了?”

“暂时脱离了危险,还好抢救得及时,要不然……”急诊医生没有说下去,“病人的心脏病应该很久了,还很严重,以后千万要小心不能再受刺激了。”

“好的、好的,谢谢医生!”张老板连连点头,随霍镇霆一起进了病房。

看着跟在身边的郭湘,张老板神色复杂,霍老是被她气倒的,又是被她救活的,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王医生是吧?今天的事儿我看等霍老醒来再说,要不您先回去?”张老板说道,“不过已经证实了那梅瓶是假的,我们不会让你吃亏。”

“那谢谢了!”郭湘点头。她倒不想要什么赔偿,把本金还给自己就行,反正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倒是霍老害一点被自己气死,有点过意不去。

不过她也不是有意的,又不知道他有心脏病,事赶事都赶一块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