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晚饭郭湘和顾振南带着双胞胎回家,出了院门发现下起雪来。

“下雪了!”两个小团子高兴地叫起来。

“快回家吧,等会儿雪积多了就不好走了。”郭湘说道。

把两个小团子抱上车,顾振南开车,郭湘在后座看着两个小团子。

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很是漂亮。

到了家,顾振南直接把车开到了大门口,郭湘把两个小团子抱下车。

一阵寒风吹来。

“好冷啊,快进去!”郭湘裹紧大衣,掏钥匙开门。

大雪飞扬,门边的路灯照得雪花飘舞。

两个小团子好奇地伸手去接雪花,“妈妈,你看,雪花好漂亮。”

“不冷吗?”郭湘笑。

顾振南停好车,和郭湘一人牵起一个孩子往里跑。

清新氧气型美女气质惊艳户外唯美摄影图片

走进客厅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有客人?郭湘惊讶。

“好冷,快进屋!”

两人牵着两个小团子推门进客厅,来客人了总要打声招呼。

正对门坐着顾希德,一个头发半白的男人背对着他们坐着。

听到动静那个男人转过头,郭湘一见大吃一惊,居然是陆元平,他怎么来了?

顾振南见是他脸色也是一下沉了下来。

陆元平看到郭湘和顾振南脸上有点讪讪的,当看到双胞胎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亮,这就是振南的孩子?

这是自己的孙子和孙女啊。

两个小团子没有见过陆元平,见他这样盯着自己都有点害怕,躲在爸妈的身后。

“回来啦?”顾希德笑了笑。

顾振南脸色难看,盯着陆元平,“你来干什么?”

“我……”陆元平喃喃地说不出话来。

他和程娟离了婚,陆小北又不是他的儿子,他现在又没工作,实在无处可去。

看到别人家都在欢欢喜喜过新年,他自己一个人孤苦零丁,吃饭也没劲,觉得好凄惨。

他就想顾振南了,自己唯一的儿子。

他有孩子他也听说了,可一直没见过,他很想见见。

于是他就来了,没想到顾振南根本不在家,也因为他不在家顾希德才让他进来。

本来顾希德也没想让他进来,想想以前女儿受的苦,心里就恨他。

不过现在女儿没事儿,又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儿女,外孙也在自己在一起了,他的心就平和了很多。

再者陆元平的事儿他也听说了,可能因为年纪大了,看到陆元平现在这么惨,想到自己那几年也是孤零零一个人,那种日子,他感同身受。

再一看陆元平才五十多岁的人,可能经上次的打击,头发白了大半,人一下好像老了十几岁。

顾希德心就软了,让他进了屋。

“振南,来者是客!”顾希德说了一句。

顾振南板着脸,说了一句“我先回屋了”,便走了出去。

郭湘见他走有点进退两难,不知道要不要跟着一起走。

“小湘,你坐下吧,带孩子见见他爷爷。”顾希德说道。

陆元平以前是做错过事儿,现在得了报应,他现在也后悔了,想来看看孙子,也就是一个老人的心愿罢了。

郭湘叹口气,点了点头。

把双胞胎抱坐在椅子上,两个孩子都瞪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面前的老人,他是谁呀?

“平平、安安,这是你们的爷爷,叫爷爷。”顾希德慈祥地笑道。

“爷爷!”两个小团子异口同声。

陆元平的眼圈一下就红了,“好,好孩子,爷爷给你们带礼物了!”

他抹了一下眼角,从带来的包里拿出两件东西。

一个是小男孩爱玩的玩具手枪,一个是小女孩最爱的洋娃娃。

陆元平把玩具递到两个孩子面前,热切地看着他们。

两个小团子不敢伸手,看了看身边的郭湘。

她暗暗叹口气,朝他们点点头。

两个小团子高兴地接过玩具,“谢谢爷爷!”

陆元平的鼻子一酸,“乖,真是好孩子!”

顾希德见到陆元平这个样子也是感慨万千。

年轻的时候造了孽,晚年得到这样的下场,也是让人唏嘘。

郭湘陪着坐了一会儿,陆元平就起身回去了。

郭湘收拾桌上的东西,“姥爷,他怎么来了?”

“还不是想看看振南和两个孩子。”顾希德叹口气,“现在离了婚,也退休了,他一个人……”

“你们别怪我,我也只是一时心软,想到那几年一个人过日子,以为文君不在了,以为振南也不在了,那日子真不好过啊,现在他也差不多……”顾希德摇头。

郭湘点头,“姥爷,我们不会怪您,您这是人之常情,不过振南他……”

“你说振南还有可能认他吗?”顾希德问。

郭湘摇头,“不太可能,他现在是过得不好,他过得好的时候有想过振南吗?现在不好了就想认回振南,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说句不好听,这不就是报应吗?是他该受的!”郭湘说道。

顾希德叹口气,虽然知道郭湘说的有道理,不过人老了心肠就软了,不想看见别人那么难过。

“以后他老了就只能进养老院了!”顾希德感慨。

“也不一定,他现在也不算老,也许还会找个后老伴,有继子继女呢?”郭湘笑笑。

“你呀!”顾希德指着郭湘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当然也有这个可能,反正让陆元平和顾振南住一起是不太可能的了。

而且从户口本上看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要讲赡养都讲不上,只能论血缘。

可是陆元平好意思吗?真要打官司就算给他一点钱,他一样不好过,只会让顾振南更嫌弃他。

所以他应该不会做这种傻事儿吧?

郭湘带双胞胎回屋,端了热水给他们洗脸洗脚,洗白白。

平平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大雪纷飞,“这么大的雪,刚才那个爷爷会不会摔跤啊?”

安安也学哥哥趴在窗台上,“外面这么冷,那个爷爷有没有开车啊?”

两个孩子养尊处优,根本还没想过现在并不是人人都开得起车的。

顾振南和郭湘对视一眼,没想到小团子还会担心这个。

“好了,早点睡觉!”郭湘拍两个小团子的小屁股。

“妈妈,今天我能和你们一起睡吗?”安安抬起头。

“今天怎么了?很特殊吗?”郭湘笑。

“今天是新年,是个好日子!”安安说道。

“是个团圆的日子!”平平补充。

郭湘忍俊不禁,团圆的日子就要一起睡吗?

“好,今天平平和安安跟爸爸妈妈一起睡!”郭湘笑道。

“吔,今天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喽!”两个小团子欢呼起来。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