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行人的相关关系,林小满详细说了说自己所知道。

“杀人要有动机。”听完她的话,邵七客观的说了一句,然后问道,“如果,孙玲玲和王国维不是蒋磊杀的,或者是有人雇蒋磊杀的,那么你觉得他们中谁有动机?”

“这……”拧着眉头思考了好几秒,林小满表情茫然的摇头,完想不到,“就我所看到的,感觉他们挺和谐的,完没发现有‘你死我活’这么大仇的迹象,会不会是酒店的员工?”

“会不会是我们想复杂了,说不定就是蒋磊酒后下手没个轻重,打死了人,然后杀红了眼的见一个杀一个。”龙啾啾推测道。

“在没有结案前,不排除任何一种可能性。”说话间,邵七向前走了一步,伸手那么一推,锈迹斑斑的厚重铁门,就那么向着内里打开了,“去现场看看。”

看了一眼酒店,又看看停车那边,径自向着那边而去,邵七边走边说道,“先去看看蒋磊的现场,小林,说一下你对死者蒋磊的看法。”

“蒋磊这个人,长相挺凶的,实际上也挺凶的,看着就不像好人,像是个混black的混混,行为很粗鄙,没素质,还会口无遮拦的调戏妹子,公司一行人都挺讨厌他的,而听任小楠说? 蒋磊也调戏了林春香? 酒店的三个员工大概也不待见他。”

“会不会是吴文明?石言声逃跑的时候把刀子落下了,她可能只是划伤了蒋磊? 而后躲在暗处的吴文明出现? 弄死了蒋磊!孙毅文之前和三人套近乎的时候,从那个胖子厨师王子明的嘴里? 套出了一点,那个吴文明和林春香似乎有一点暧昧? 王子明说? 之前他在宿舍里看到一支口红,隔天就出现在了林春香手里。”龙啾啾有理有据的分析,“吴文明为了给林春香出气,杀了蒋磊!”

“确实有可能? 吴文明和王子明晚上虽然在一起? 但是两人都睡熟了,也就是说他们两人其实并不能作为对方的不在场证明的人证,吴文明是有作案时间的。”林小满点点头,觉得有那么一点道理。

“杀人动机太牵强了。”邵七否定,但是话语还是留了一份余地? “一般情况下,不可能因为这点小矛盾而杀人。当然? 也不排除发生了我们所不知道的特殊情况,从而促使吴文明做出了过激行为。事实如何? 关键还是要看证据,根据副本的资料? 死亡现场? 应该是解密的关键。”

“真的要客串仵作?”龙啾啾对此有点抗拒。

“肯定的? 瞧。”凭借着自己那鹰眼般的视力,林小满已经眼尖的瞅到了蒋时安开的的那辆SUV,隐约间,可以看到后座上有一个人影。

气质美女洁白短裙白嫩肌肤花丛唯美写真图片

邵七加快了步子,三步并两步的,他那大长腿那么一加速,林小满和龙啾啾两人不得不小跑着跟过去。

林小满:明明是魂源真身状态,却不能飘!差评!

到了SUV跟前,邵七手一伸,阻拦道,“先不要动,不要破坏现场。”

说完便对着系统界面比划了起来,几秒之后,邵七那平淡的语气有那么一丝丝的郁闷,“随身物品被限制使用了,系统也不提供提取证物的工具和相关证物检测功能,看来只能依靠自身经验。”

“邵蜀黍,加油,我相信你!”龙啾啾一脸谄笑的当起了啦啦队。

“详细的说一下石言声当时所看到的。”也不搭理他,邵七向着林小满问话,“不要漏掉细节。”

“当时蒋时安跑在前面,石言声跟着他跑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的跑出了酒店大厅……”林小满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当时酒店大厅的门呢?关着还是开着?”邵七追问细节。

“关着的,应该是从内锁住的。不过没有上保险锁。”

“从酒店大厅跑到这里,没有看到其他人吗?”

“没有。”

“继续。”

“两人上了车,石言声从这里上车。”林小满站在车辆副驾驶旁,而后又绕后车头,“蒋时安这么绕了下,上了驾驶座。”

落后一步的跟着她的走位,邵七仔细观察着车身上的痕迹。

“当时有一点比较奇怪。”

“什么?”

“直到上车,我都没有听到车辆解锁声音,就是没有‘嘀’的一声,灯也没闪,蒋时安上车后说他钥匙落在酒店里了,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解锁,这车在此之前是没有锁的状态。”林小满说道。

“这不很正常?蒋磊躲在车上搞偷袭,当然是没锁车。”龙啾啾盯着尸体,说了一句,又问道,“有个问题哦,小林子,你确定蒋磊是在两人上车前,就已经在车上了?”

“确定!后座开门那么大的动静,我不可能没注意到。”林小满语气坚定,“所以这一点很奇怪,而且,为什么蒋磊会在车里?这也很奇怪。”

“关于车子没锁这问题,是蒋时安之前忘记锁车了吧?”龙啾啾推测,“至于蒋磊么?说不定是因为冲动杀人后,吓到了,准备跑路,然后顺手一拉车门,没关,就进来了,然后蒋时安和石言声两个倒霉蛋,正巧撞到了。或者他喝高了,把车子当成了TAXI?”

说完,龙啾啾挠挠脑袋,很是苦恼的模样,“好复杂,感觉找不到别的解释。”

“大部分凶杀案,都不是偶然,而是蓄意谋杀。”邵七回了句,简单的在车外看过副驾驶和架势后,指着副驾驶,对着林小满来了一句,“案件重演下,你是石言声。”

“哦。”林小满乖乖上车,坐好,“两人上了车,蒋时安说没带钥匙,下了车跑回去,然后,石言声开了车门……”

林小满推开车门,一只脚伸出去踏在地面,一边演示一边说,“但是蒋时安跑得太快,外面又太黑,最终石言声还是没追上去,收回了脚,拉上车门,然后整个人抱成一团缩小存在感的窝在位置上,就这样……”

林小满现场还原的演绎了一个缩成球的瑟瑟发抖。

“当时刀呢?”

“膝盖上,右手握着。”林小满比划了下。

龙啾啾很积极的从地面上捡了根树枝,屁颠屁颠的递上,“给,你的刀!”

“就这样,握着。”林小满右手握刀,置于膝盖。

“继续。”

“然后似乎听到了另一个呼吸声,她惊恐的摸起了手机,挺手忙脚乱的,刀就先放了,刚摸到手机……”林小满来了个假动作摸手机,“还没开手电,脖子就被掐住了,手机就掉了。”

“然后?”

“石言声本能性的挣扎了几下,然后左手掰着蒋磊的手,右手拿起膝盖上的刀子往后一挥……”林小满拿起树枝右手用力的那么一挥,是逆时针,也就是向左肩膀那边挥出刀子,“没有结果,我被咔得时候,应该是没有戳到,之后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了,你先坐那。”

邵七一步跨到汽车后座外,拉开副驾驶一侧的后座车门,开始观察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