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颗被用来问路的石子问起另一颗,处于布局人位置上的中行说不得不警惕起来,哪怕前者的信息乃至于生死他都并不关心,但如果赵高有破坏的念头,就容不得他继续下去。

“我有一策,或许可行。”赵高其实并不着急,他既然敢犯忌讳问出了这个并不该问的问题,那么就必然有后手和准备。

“哦,你且说说看。”中行说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从内心来说,他是根本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赵高能够想出什么靠谱的计划,连带最初因为赵高身份地位而带来的一丝信任也有所动摇。

这个时候他虽然口中应着赵高的话,心中却是将其地位和评估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我曾经在晋国遇见过祝融的苗裔,虽说血脉上已经十分稀薄,却培养出了只有嫡系子弟才能组建的神裔兵种,战斗力十分强悍。”赵高似乎完全没有看出中行说语气中的怠慢,反而开始慢悠悠地说着完全不相关的话。

然而却正是这一句闲话,中行说整个人如同被电了一下,本来一直都浑浊暗哑的眼睛忽然就带上了一抹亮色,仿佛是漫天乌云中透射下来的一缕阳光,让人在无边的压抑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说下去!”他的语气第一次变得热烈,语速上甚至带上了一点儿迫不及待。

赵高却不接着往下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中行说,然后开始了无声的等待。

“铁衣,是乌孙族新上任的大头领。一个月前,他借着向匈奴进贡的机会,领走了这个任务。”

在赵高开出了足够的价码之后,中行说毫不犹豫地出卖掉了前一颗石子的所有信息。在口述犹有不足不情况下,转手就将一份详细的信息情报扔给了赵高。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以中行说的节操而言,实际的利益是大于所有原则之上的选择。

赵高仔细地将材料接了过来,无视中行说热切的目光开始一点一点查看,努力将这份材料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分析一遍。

阳光少女的单车行记

“果然是一份开拓者赤手空拳上位的记录。”赵高打开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相对于强大的剧情人物而言,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强大开拓者是赵高更有力的对手,而且是更麻烦的对手。

当初自己设计之下,收拢了老势力周围大大小小的近千名等阶不同的探索者为己用,然而他很清楚的是,各个空间乃至于类似于“众神之地”“禁区领域”这些存在这一次几都乎不惜代价地进入到了这个剧情世界之中,自己所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当一颗被用来问路的石子问起另一颗,处于布局人位置上的中行说不得不警惕起来,哪怕前者的信息乃至于生死他都并不关心,但如果赵高有破坏的念头,就容不得他继续下去。

“我有一策,或许可行。”赵高其实并不着急,他既然敢犯忌讳问出了这个并不该问的问题,那么就必然有后手和准备。

“哦,你且说说看。”中行说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从内心来说,他是根本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赵高能够想出什么靠谱的计划,连带最初因为赵高身份地位而带来的一丝信任也有所动摇。

这个时候他虽然口中应着赵高的话,心中却是将其地位和评估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我曾经在晋国遇见过祝融的苗裔,虽说血脉上已经十分稀薄,却培养出了只有嫡系子弟才能组建的神裔兵种,战斗力十分强悍。”赵高似乎完全没有看出中行说语气中的怠慢,反而开始慢悠悠地说着完全不相关的话。

然而却正是这一句闲话,中行说整个人如同被电了一下,本来一直都浑浊暗哑的眼睛忽然就带上了一抹亮色,仿佛是漫天乌云中透射下来的一缕阳光,让人在无边的压抑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说下去!”他的语气第一次变得热烈,语速上甚至带上了一点儿迫不及待。

赵高却不接着往下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中行说,然后开始了无声的等待。

“铁衣,是乌孙族新上任的大头领。一个月前,他借着向匈奴进贡的机会,领走了这个任务。”

在赵高开出了足够的价码之后,中行说毫不犹豫地出卖掉了前一颗石子的所有信息。在口述犹有不足不情况下,转手就将一份详细的信息情报扔给了赵高。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以中行说的节操而言,实际的利益是大于所有原则之上的选择。

赵高仔细地将材料接了过来,无视中行说热切的目光开始一点一点查看,努力将这份材料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分析一遍。

“果然是一份开拓者赤手空拳上位的记录。”赵高打开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相对于强大的剧情人物而言,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强大开拓者是赵高更有力的对手,而且是更麻烦的对手。

当初自己设计之下,收拢了老势力周围大大小小的近千名等阶不同的探索者为己用,然而他很清楚的是,各个空间乃至于类似于“众神之地”“禁区领域”这些存在这一次几都乎不惜代价地进入到了这个剧情世界之中,自己所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当一颗被用来问路的石子问起另一颗,处于布局人位置上的中行说不得不警惕起来,哪怕前者的信息乃至于生死他都并不关心,但如果赵高有破坏的念头,就容不得他继续下去。

“我有一策,或许可行。”赵高其实并不着急,他既然敢犯忌讳问出了这个并不该问的问题,那么就必然有后手和准备。

“哦,你且说说看。”中行说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从内心来说,他是根本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赵高能够想出什么靠谱的计划,连带最初因为赵高身份地位而带来的一丝信任也有所动摇。

这个时候他虽然口中应着赵高的话,心中却是将其地位和评估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我曾经在晋国遇见过祝融的苗裔,虽说血脉上已经十分稀薄,却培养出了只有嫡系子弟才能组建的神裔兵种,战斗力十分强悍。”赵高似乎完全没有看出中行说语气中的怠慢,反而开始慢悠悠地说着完全不相关的话。

然而却正是这一句闲话,中行说整个人如同被电了一下,本来一直都浑浊暗哑的眼睛忽然就带上了一抹亮色,仿佛是漫天乌云中透射下来的一缕阳光,让人在无边的压抑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说下去!”他的语气第一次变得热烈,语速上甚至带上了一点儿迫不及待。

赵高却不接着往下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中行说,然后开始了无声的等待。

“铁衣,是乌孙族新上任的大头领。一个月前,他借着向匈奴进贡的机会,领走了这个任务。”

在赵高开出了足够的价码之后,中行说毫不犹豫地出卖掉了前一颗石子的所有信息。在口述犹有不足不情况下,转手就将一份详细的信息情报扔给了赵高。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以中行说的节操而言,实际的利益是大于所有原则之上的选择。

赵高仔细地将材料接了过来,无视中行说热切的目光开始一点一点查看,努力将这份材料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分析一遍。

“果然是一份开拓者赤手空拳上位的记录。”赵高打开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相对于强大的剧情人物而言,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强大开拓者是赵高更有力的对手,而且是更麻烦的对手。

当初自己设计之下,收拢了老势力周围大大小小的近千名等阶不同的探索者为己用,然而他很清楚的是,各个空间乃至于类似于“众神之地”“禁区领域”这些存在这一次几都乎不惜代价地进入到了这个剧情世界之中,自己所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当一颗被用来问路的石子问起另一颗,处于布局人位置上的中行说不得不警惕起来,哪怕前者的信息乃至于生死他都并不关心,但如果赵高有破坏的念头,就容不得他继续下去。

“我有一策,或许可行。”赵高其实并不着急,他既然敢犯忌讳问出了这个并不该问的问题,那么就必然有后手和准备。

“哦,你且说说看。”中行说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从内心来说,他是根本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赵高能够想出什么靠谱的计划,连带最初因为赵高身份地位而带来的一丝信任也有所动摇。

这个时候他虽然口中应着赵高的话,心中却是将其地位和评估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我曾经在晋国遇见过祝融的苗裔,虽说血脉上已经十分稀薄,却培养出了只有嫡系子弟才能组建的神裔兵种,战斗力十分强悍。”赵高似乎完全没有看出中行说语气中的怠慢,反而开始慢悠悠地说着完全不相关的话。

然而却正是这一句闲话,中行说整个人如同被电了一下,本来一直都浑浊暗哑的眼睛忽然就带上了一抹亮色,仿佛是漫天乌云中透射下来的一缕阳光,让人在无边的压抑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说下去!”他的语气第一次变得热烈,语速上甚至带上了一点儿迫不及待。

赵高却不接着往下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中行说,然后开始了无声的等待。

“铁衣,是乌孙族新上任的大头领。一个月前,他借着向匈奴进贡的机会,领走了这个任务。”

在赵高开出了足够的价码之后,中行说毫不犹豫地出卖掉了前一颗石子的所有信息。在口述犹有不足不情况下,转手就将一份详细的信息情报扔给了赵高。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以中行说的节操而言,实际的利益是大于所有原则之上的选择。

赵高仔细地将材料接了过来,无视中行说热切的目光开始一点一点查看,努力将这份材料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分析一遍。

“果然是一份开拓者赤手空拳上位的记录。”赵高打开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相对于强大的剧情人物而言,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强大开拓者是赵高更有力的对手,而且是更麻烦的对手。

当初自己设计之下,收拢了老势力周围大大小小的近千名等阶不同的探索者为己用,然而他很清楚的是,各个空间乃至于类似于“众神之地”“禁区领域”这些存在这一次几都乎不惜代价地进入到了这个剧情世界之中,自己所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当一颗被用来问路的石子问起另一颗,处于布局人位置上的中行说不得不警惕起来,哪怕前者的信息乃至于生死他都并不关心,但如果赵高有破坏的念头,就容不得他继续下去。

“我有一策,或许可行。”赵高其实并不着急,他既然敢犯忌讳问出了这个并不该问的问题,那么就必然有后手和准备。

“哦,你且说说看。”中行说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从内心来说,他是根本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赵高能够想出什么靠谱的计划,连带最初因为赵高身份地位而带来的一丝信任也有所动摇。

这个时候他虽然口中应着赵高的话,心中却是将其地位和评估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我曾经在晋国遇见过祝融的苗裔,虽说血脉上已经十分稀薄,却培养出了只有嫡系子弟才能组建的神裔兵种,战斗力十分强悍。”赵高似乎完全没有看出中行说语气中的怠慢,反而开始慢悠悠地说着完全不相关的话。

然而却正是这一句闲话,中行说整个人如同被电了一下,本来一直都浑浊暗哑的眼睛忽然就带上了一抹亮色,仿佛是漫天乌云中透射下来的一缕阳光,让人在无边的压抑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说下去!”他的语气第一次变得热烈,语速上甚至带上了一点儿迫不及待。

赵高却不接着往下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中行说,然后开始了无声的等待。

“铁衣,是乌孙族新上任的大头领。一个月前,他借着向匈奴进贡的机会,领走了这个任务。”

在赵高开出了足够的价码之后,中行说毫不犹豫地出卖掉了前一颗石子的所有信息。在口述犹有不足不情况下,转手就将一份详细的信息情报扔给了赵高。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以中行说的节操而言,实际的利益是大于所有原则之上的选择。

赵高仔细地将材料接了过来,无视中行说热切的目光开始一点一点查看,努力将这份材料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分析一遍。

“果然是一份开拓者赤手空拳上位的记录。”赵高打开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相对于强大的剧情人物而言,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强大开拓者是赵高更有力的对手,而且是更麻烦的对手。

当初自己设计之下,收拢了老势力周围大大小小的近千名等阶不同的探索者为己用,然而他很清楚的是,各个空间乃至于类似于“众神之地”“禁区领域”这些存在这一次几都乎不惜代价地进入到了这个剧情世界之中,自己所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当一颗被用来问路的石子问起另一颗,处于布局人位置上的中行说不得不警惕起来,哪怕前者的信息乃至于生死他都并不关心,但如果赵高有破坏的念头,就容不得他继续下去。

“我有一策,或许可行。”赵高其实并不着急,他既然敢犯忌讳问出了这个并不该问的问题,那么就必然有后手和准备。

“哦,你且说说看。”中行说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从内心来说,他是根本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赵高能够想出什么靠谱的计划,连带最初因为赵高身份地位而带来的一丝信任也有所动摇。

这个时候他虽然口中应着赵高的话,心中却是将其地位和评估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我曾经在晋国遇见过祝融的苗裔,虽说血脉上已经十分稀薄,却培养出了只有嫡系子弟才能组建的神裔兵种,战斗力十分强悍。”赵高似乎完全没有看出中行说语气中的怠慢,反而开始慢悠悠地说着完全不相关的话。

然而却正是这一句闲话,中行说整个人如同被电了一下,本来一直都浑浊暗哑的眼睛忽然就带上了一抹亮色,仿佛是漫天乌云中透射下来的一缕阳光,让人在无边的压抑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说下去!”他的语气第一次变得热烈,语速上甚至带上了一点儿迫不及待。

赵高却不接着往下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中行说,然后开始了无声的等待。

“铁衣,是乌孙族新上任的大头领。一个月前,他借着向匈奴进贡的机会,领走了这个任务。”

在赵高开出了足够的价码之后,中行说毫不犹豫地出卖掉了前一颗石子的所有信息。在口述犹有不足不情况下,转手就将一份详细的信息情报扔给了赵高。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以中行说的节操而言,实际的利益是大于所有原则之上的选择。

赵高仔细地将材料接了过来,无视中行说热切的目光开始一点一点查看,努力将这份材料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分析一遍。

“果然是一份开拓者赤手空拳上位的记录。”赵高打开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相对于强大的剧情人物而言,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强大开拓者是赵高更有力的对手,而且是更麻烦的对手。

当初自己设计之下,收拢了老势力周围大大小小的近千名等阶不同的探索者为己用,然而他很清楚的是,各个空间乃至于类似于“众神之地”“禁区领域”这些存在这一次几都乎不惜代价地进入到了这个剧情世界之中,自己所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当一颗被用来问路的石子问起另一颗,处于布局人位置上的中行说不得不警惕起来,哪怕前者的信息乃至于生死他都并不关心,但如果赵高有破坏的念头,就容不得他继续下去。

“我有一策,或许可行。”赵高其实并不着急,他既然敢犯忌讳问出了这个并不该问的问题,那么就必然有后手和准备。

“哦,你且说说看。”中行说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从内心来说,他是根本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赵高能够想出什么靠谱的计划,连带最初因为赵高身份地位而带来的一丝信任也有所动摇。

这个时候他虽然口中应着赵高的话,心中却是将其地位和评估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我曾经在晋国遇见过祝融的苗裔,虽说血脉上已经十分稀薄,却培养出了只有嫡系子弟才能组建的神裔兵种,战斗力十分强悍。”赵高似乎完全没有看出中行说语气中的怠慢,反而开始慢悠悠地说着完全不相关的话。

然而却正是这一句闲话,中行说整个人如同被电了一下,本来一直都浑浊暗哑的眼睛忽然就带上了一抹亮色,仿佛是漫天乌云中透射下来的一缕阳光,让人在无边的压抑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说下去!”他的语气第一次变得热烈,语速上甚至带上了一点儿迫不及待。

赵高却不接着往下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中行说,然后开始了无声的等待。

“铁衣,是乌孙族新上任的大头领。一个月前,他借着向匈奴进贡的机会,领走了这个任务。”

在赵高开出了足够的价码之后,中行说毫不犹豫地出卖掉了前一颗石子的所有信息。在口述犹有不足不情况下,转手就将一份详细的信息情报扔给了赵高。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以中行说的节操而言,实际的利益是大于所有原则之上的选择。

赵高仔细地将材料接了过来,无视中行说热切的目光开始一点一点查看,努力将这份材料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分析一遍。

“果然是一份开拓者赤手空拳上位的记录。”赵高打开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相对于强大的剧情人物而言,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强大开拓者是赵高更有力的对手,而且是更麻烦的对手。

当初自己设计之下,收拢了老势力周围大大小小的近千名等阶不同的探索者为己用,然而他很清楚的是,各个空间乃至于类似于“众神之地”“禁区领域”这些存在这一次几都乎不惜代价地进入到了这个剧情世界之中,自己所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当一颗被用来问路的石子问起另一颗,处于布局人位置上的中行说不得不警惕起来,哪怕前者的信息乃至于生死他都并不关心,但如果赵高有破坏的念头,就容不得他继续下去。

“我有一策,或许可行。”赵高其实并不着急,他既然敢犯忌讳问出了这个并不该问的问题,那么就必然有后手和准备。

“哦,你且说说看。”中行说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从内心来说,他是根本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赵高能够想出什么靠谱的计划,连带最初因为赵高身份地位而带来的一丝信任也有所动摇。

这个时候他虽然口中应着赵高的话,心中却是将其地位和评估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我曾经在晋国遇见过祝融的苗裔,虽说血脉上已经十分稀薄,却培养出了只有嫡系子弟才能组建的神裔兵种,战斗力十分强悍。”赵高似乎完全没有看出中行说语气中的怠慢,反而开始慢悠悠地说着完全不相关的话。

然而却正是这一句闲话,中行说整个人如同被电了一下,本来一直都浑浊暗哑的眼睛忽然就带上了一抹亮色,仿佛是漫天乌云中透射下来的一缕阳光,让人在无边的压抑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说下去!”他的语气第一次变得热烈,语速上甚至带上了一点儿迫不及待。

赵高却不接着往下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中行说,然后开始了无声的等待。

“铁衣,是乌孙族新上任的大头领。一个月前,他借着向匈奴进贡的机会,领走了这个任务。”

在赵高开出了足够的价码之后,中行说毫不犹豫地出卖掉了前一颗石子的所有信息。在口述犹有不足不情况下,转手就将一份详细的信息情报扔给了赵高。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以中行说的节操而言,实际的利益是大于所有原则之上的选择。

赵高仔细地将材料接了过来,无视中行说热切的目光开始一点一点查看,努力将这份材料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分析一遍。

“果然是一份开拓者赤手空拳上位的记录。”赵高打开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相对于强大的剧情人物而言,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强大开拓者是赵高更有力的对手,而且是更麻烦的对手。

当初自己设计之下,收拢了老势力周围大大小小的近千名等阶不同的探索者为己用,然而他很清楚的是,各个空间乃至于类似于“众神之地”“禁区领域”这些存在这一次几都乎不惜代价地进入到了这个剧情世界之中,自己所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当一颗被用来问路的石子问起另一颗,处于布局人位置上的中行说不得不警惕起来,哪怕前者的信息乃至于生死他都并不关心,但如果赵高有破坏的念头,就容不得他继续下去。

“我有一策,或许可行。”赵高其实并不着急,他既然敢犯忌讳问出了这个并不该问的问题,那么就必然有后手和准备。

“哦,你且说说看。”中行说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从内心来说,他是根本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赵高能够想出什么靠谱的计划,连带最初因为赵高身份地位而带来的一丝信任也有所动摇。

这个时候他虽然口中应着赵高的话,心中却是将其地位和评估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我曾经在晋国遇见过祝融的苗裔,虽说血脉上已经十分稀薄,却培养出了只有嫡系子弟才能组建的神裔兵种,战斗力十分强悍。”赵高似乎完全没有看出中行说语气中的怠慢,反而开始慢悠悠地说着完全不相关的话。

然而却正是这一句闲话,中行说整个人如同被电了一下,本来一直都浑浊暗哑的眼睛忽然就带上了一抹亮色,仿佛是漫天乌云中透射下来的一缕阳光,让人在无边的压抑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说下去!”他的语气第一次变得热烈,语速上甚至带上了一点儿迫不及待。

赵高却不接着往下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中行说,然后开始了无声的等待。

“铁衣,是乌孙族新上任的大头领。一个月前,他借着向匈奴进贡的机会,领走了这个任务。”

在赵高开出了足够的价码之后,中行说毫不犹豫地出卖掉了前一颗石子的所有信息。在口述犹有不足不情况下,转手就将一份详细的信息情报扔给了赵高。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以中行说的节操而言,实际的利益是大于所有原则之上的选择。

赵高仔细地将材料接了过来,无视中行说热切的目光开始一点一点查看,努力将这份材料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分析一遍。

“果然是一份开拓者赤手空拳上位的记录。”赵高打开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相对于强大的剧情人物而言,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强大开拓者是赵高更有力的对手,而且是更麻烦的对手。

当初自己设计之下,收拢了老势力周围大大小小的近千名等阶不同的探索者为己用,然而他很清楚的是,各个空间乃至于类似于“众神之地”“禁区领域”这些存在这一次几都乎不惜代价地进入到了这个剧情世界之中,自己所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