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且打战就会死人,我的儿子就是被魔君调派到了凡间去打战,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了。”

“也许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他……”

说到这里中年男子的眼睛里居然划过一滴清泪,那模样看起来甚是可怜。

“应该会见到的。”

赵东来尴尬的摆了摆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位可怜的中年人。

因为赵东来前段时间在凡间,也杀死了许多的魔将,天知道这些魔将里面,有没有这位中年大叔的儿子呢?

万一他的儿子已经被自己给杀死了,那又该如何是好呢?

所以想到这里赵东来的心中也隐隐有些不太好受。

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反感战急呢,如果不是魔君太过于急进,那么现在南疆的百姓也不会死伤无数,魔族的这些魔民们更不会骨肉分离。

说白了还是野心害死人。

只不过魔君的野心是建立在别人的死亡之上,他自己却并没有付出太多的代价,这一点是最令人可恨的地方。

“对了,您既然是三长老凌端的族人,那能不能请三长老帮我查一查,我儿子云天还是否还在世?”

清纯马尾少女牛仔背带裤活力生活照

“云……云天?”

听到这个名字的刹那,赵东来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云天这个名字他一点也不陌生!

当初五殿下鸿冥带着十多名魔将在罗浮山中追杀他的时候,其中有一名魔将的名字就叫云天。

当时赵东来在罗浮山中还夸奖过云天,此人忠于主个,刚正不阿,而且生性坦荡,虽是魔族,但品行去却并不差。

但是敌我交手,往往生死就在一瞬之间,当时赵东来为了自保,与小蝴蝶精联手杀死了云天等六名魔族。

如今来到魔族之后,居然遇到了云天的老父亲!

换而言之,赵东来就是这位中年男子的杀子仇人。

想到这里赵东来不由得深呼吸一口气,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后背上已经是冷汗淋漓了。

“怎么了?”

“难道您听说过我儿子的名字吧?”

中年男子一见赵东来的神情,便知道其中可能有什么隐情,于是连忙扔下肩上的担子,朝着赵东来追问起来,语气很是急切,一双眼睛里更是充满了期待。

“云……云天……是不是属于五殿下那一支的魔将?”赵东来尽量咽了咽口水,同时又深呼吸一口气,将自己纷乱的情绪稳定下来。

“对啊!”

中年男子一听有戏,连忙一本正经的回应:“我儿子云天自小就跟着五殿下一起长大,他原本是无忧城的一个守卫魔将。”

“后来魔君派人进入凡间攻打南疆的时候,他被选入了军中,跟着五殿下一起前往南疆了。”

“看你的样子,是不是听说过我儿子的性命?”

“对……”

赵东来尴尬的点了点头,此时他自然不可能把自己杀死云天的事情说出来啊,否则他肯定会被这里的村民给打死的。

于是自顾自的调整了一下情绪,随即沉声道:“先前我在无忧成的时候,确实听过你儿子的名号和一些事迹。”

“我听闻他到了南疆之后,跟着五殿下一起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

“同时也受到了大巫祝的褒奖,可以说他的表现是非常出色的,完全没有给您丢脸……”

“那就好,那就好。”

一听儿子还得到了大巫祝的褒奖,中年男子哪有不欣喜之理啊,在他简单的思维里,可能已经期盼着儿子立功归来了。

“后来呢?”

老人笑容过后,又连忙追问了起来。

“后……后来……”

赵东来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迟疑的说:“前段时间,五殿下带着一队魔将前往凡间的罗浮山中办事,遭遇到了一群神仙的攻击。”

“五殿下当场被打成重伤,并且自那一战之后,就消声匿迹了,至于他手下那些魔将,目前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最近唯一听闻的消息,就是五殿下失踪的事情……”

“啊……”

一听自己的儿子有危险,中年男子顿时被吓坏了。

他急得往前窜出一步,一把拽住赵东来的手臂,追问道:“那要如何才能知道我儿子的消息呢?”

“既然五殿下失踪了,那他手底下的魔将,是不是已经全军覆没了?”

“不……不是……”

为了不让这个可怜的中年大叔心伤,赵东来只得厚着脸皮,嘀咕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似乎那些魔将只死了一两个而已,并没有全军覆没,不过五殿下失踪一事却是真的,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他的足迹,极有可能已经死了。”

“我目前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其余的情况,恐怕得回转无忧城之后,探听过后才能知道……”

“那你何时回无忧城?”中年男子眉头一皱,不依不饶的询问。

“半个月左右吧。”

赵东来无奈苦笑一声,尴尬的说道:“其实我此番离开无忧城,并不仅仅只是出来散心那么简单。”

“实不相瞒,是三长老听闻在击雷山中有一种草,叫做九节菖蒲,他目前在凡间急需这种草来对搞天庭的神仙。”

“所以才会传信给我们,让我们这些族人出来帮他寻找九节菖蒲。”

“可是九节菖蒲我见都没有见过,对于击雷山的情况也不太了解,只是听闻击雷山就在这一带,我才匆匆带着几个族人赶过来罢了。”

“只有找到了击雷山的九节菖蒲,以及琴川中的五彩蟾蜍之后,我才能回转无忧城。”

“不过你放心,等我一回无忧城,立即派人帮你调查你儿子的相关情况,然后再派人过来汇报便是。”

“哦……”

听完赵东来一番话之后,老人也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一时间竟是对他的身份深信不疑。

当下缓缓松开了赵东来的手臂,提醒道:“如果你要寻找九节菖蒲的话,那就找错地方了。”

“这里是幽冥之渊的东边,而击雷山在东南的方向,所以你得往东南方向行去六百里,才能到达击雷山。”

“不过击雷山中有许多潜在的危险,而且此山常年被雷劈,你们若是上山的话,说不定也会遇到惊雷。”

“所以此去击雷山,必定十分的危险。”

“无妨。”

见自己轻易的就套出了击雷山的方向,赵东来心中倒也甚是欢喜。

当下洒然一笑,回应道:“只要能进入击雷山,找到九节菖蒲,我就有能力将其摘回来。”

“只是那琴川我也不太了解,不知道您老可知琴川在什么地方?”

“琴川?”

中年男子眼珠子微微一转,苦笑道:“琴川就在击雷山西去三百里处,不过琴川比击雷山更要危险百倍。”

“你们既要找九击菖蒲,又要去琴川,那么我大胆猜一下,你们最终的目标应该是那五彩蟾蜍吧?”

“不是您老聪明。”

赵东来冷静的点了点头,故作神秘的回应:“实不相瞒,这回是南疆那边有一位重要的人物受了重伤,需要用五彩蟾蜍的肉来疗伤。”

“所以我们才会被委以重任的,此事乃是魔族的机密,您老万万不可对其它人说啊。”

“知道,知道。”

中年男子当然也知道滋事体大,于是自告奋勇的说:“既然如此,那由我陪你们一起去击雷山中采摘九节菖蒲如何?”

“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到过击雷山,对于山中的情况相对还算比较了解,有我一同前往的话,你们的行运会方便许多。”

“而且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拖累你们,到了击雷山后,你们只管办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不需要任何的照顾,因为我有能力照顾好自己。”

“这……”

显然这个局面又是赵东来此前没有想到过的,他倒是介意让这中年男子跟着自己一起去击雷山,毕竟多一个魔族的人带路,一路上肯定会方便许多。

但是想到自己杀了他的儿子,又还要利用他来带路,这无论如何也有一点说不过去。

赵东来并非什么铁石心肠之人,对于这种杀人诛心之事,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

所以迟疑了一会儿之后,他只能摇了摇头,苦笑道:“不不不,那击雷山实在太危险了,我不能让您去冒险。”

“何况您的儿子已经去了南疆,若是您再有一个三长两短,他回来之后见不到您,那岂不是太遗憾了?”

“另外我答应过您的事情,肯定会办到的,等我回转无忧城之后,第一时间派人去查你儿子的事情,一旦有了消息,我会派人通知你的,如何?”

“好吧……”

既然这位三长老的族人都说得如此明白了,中年男子自然也没有理由再纠缠什么,当下只能尴尬的笑了笑,息了随他们一道前往击雷山的心。

不过此刻还是没能确定儿子是否安全,他心中总是有些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大叔您先忙吧,我到处逛逛……”

赵东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疾步离开了。

他已经不敢再多面对这位大叔一刻,毕竟当着这样一位可怜人的面还要说那么多的谎话,他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

待到走远了之后再回头一看,那位大叔仍然在打量着他,凄迷的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和无奈。

“唉……”

看到这幅场景赵东来不由得叹息一声,心想着魔族与天庭大战之时,还是得尽快平息才好,否则不管是魔界还是凡间,甚至是妖界,都会有多少百姓痛失爱子?

这样的结面一点也不美好!

在村子外面转悠了一圈之后,对这个村子也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于是赵东来又返回到了借宿的屋子里,准备和大家商量一下相关的事宜。

等回屋之后把方才在村外遇到的事情和柳青丝说,柳青丝也不免感叹万千。

不过为了不让这些村民起疑,所以五人行事也十分的低调,只是在村子里住了一天的功夫,就离开了这个村子,朝着东南方向的击雷山中奔去。

其实幽冥之渊的环境相对确实不如凡间,因为幽冥之渊虽然也有阳光,但是阳光被一层封印给遮挡了一半,所以真正洒进来的阳光并不是很充足,以至于幽冥之渊常年给人一种很阳暗的感觉,农作物长得也不怎么好。

估计这个原因,所以魔君才会想着重返人间,分享人间的好山好水,而不是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不见天日的幽冥之渊。

“东来哥哥,这幽冥之渊的灵气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充沛啊?”

“就连阳光也没有,这里的环境也太差了吧?”

小人参精边走边四下张望着,小嘴也一边嘀咕了起来,显然就连小人参精都对这幽冥之渊的环境有些不太满意。

“嗯。”

赵东来谨慎的点了点头,沿途看到的这些景象,自然也是令他的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

对于他来说,这幽冥之渊的环境也着实有些太差了。

如今也就逐渐有些理解魔君为什么会强占南疆,因为南疆的气候环境,比这里简直要好百倍不止。

“东来哥哥,还有多久可以到击雷山啊?”

“咱们会不会走错路呢?”不堪寂寞的小人参精又开始嘀咕了起来,虽然听起来有些话唠,但是有这么一个小精灵跟在身边,其实也会开心许多。

毕竟幽冥之渊的环境确实太差了,在这种地方走动如果没有人聊天的话,肯定要闷死了。

“应该不会吧。”

赵东来厥了厥嘴,嘀咕道:“我的方向感还是挺强的,按理说应该不会弄错。”

“不过这幽冥之渊的情况也非比寻常,等会儿咱们到了中午的时候,找个地方歇息一下,然后问个路……”

“你看前面,有个客栈耶!”不等赵东来把话说完,小人参精已经雀跃的叫嚷了起来。

显然走了这么远的路,他也有一些累了,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咦,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客栈呢?”一向谨慎的追月这时却疑惑的嘀咕了起来。

在这些人里面,追月的阅历最少,但他却也是最谨慎的。

“确实有点不太寻常。”

柳青丝这时也不解的皱了皱眉,沉声道:“前方的那个客栈,看起来确实有点不太寻常。”

“我可以感应到很强的魔气从客栈里弥漫出来,那客栈里必定有修为强大的魔人存在。”

“咱们就这样冒然进去的话,恐怕会被揭穿……”

“那依你之见,咱们该怎么办?”

听柳青丝这么一说,赵东来也感觉有些不妥,所以饶有兴趣的反问了起来。

在这些人里面,又数柳青丝的人生阅历最丰富,一般她认为不妥的事情,那肯定会有她的道理,而且往往会应验。

“咱们还是绕开走比较好。”

柳青丝淡然的耸了耸肩,分析道:“目前咱们的身份在这魔界本来就很艰难,虽然可以掩盖住原本的气息,但魔气毕竟不是与生俱来的,咱们无论如何也装不出来。”

“所以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招惹他们,之后咱们再找个乡村野店问个路就行了。”

“等等……”

“有人过来了!”

就在二人谈话之时,那客栈里已经走出一个中年妇女打扮的人,缓步朝着一行五人走了过来。

这妇人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人长得相貌一般,身上的魔气相对还算比较强大,比那些村民的魔气要强上许多。

从赵东来的角度来看,此人大约有两千多年道行的样子,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怎么办?”

小人参精顿时显得有些紧张,不自觉的往赵东来身后躲了躲。

“咱们绕开她吧,不要与她正面相对。”

赵东来谨慎的提醒一句,然后带着众人朝边上走去,尽量不与那些中年女子接触。

大约走出了十余米的距离后,那女子忽然开口了。

“我说五位客官,怎么不到店里去歇歇脚呢?”

“此处荒郊野岭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再走五十里都不会有人家。”

“我看你们还是歇歇脚再赶路吧。”

说话的同时那中年妇女已经身形一恍,幻化一道残影飘到了几人的前方,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想怎么样?”

追月童了见状当场将脸黑了下来。

他最反感的就是那种无礼之人。

此人无端挡住他们的去路,自然令追月有什么生气不已。

“呦,小兄弟这么怒气冲冲的干嘛?”

“小妇人又不是什么奸恶之辈,不必发此紧张吧?”

说话的同时她又释放出神识朝着追月打量了起来,当她的神识感应到追月的身上居然有一股上古魔气的时候,顿时被惊了一大跳。

在魔界之中,拥有上古魔气的基本上都是皇族一脉,寻常的魔民是不可能拥有上古魔气的。

所以感应到上古魔气在这个童子身上出现之后,妇人心中当场一惊,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却是没有闲情再打量其它的人了。

“你……你是无忧城来的人?”

妇人不解的望着追月,一脸疑惑的询问。

“算你有点眼界。”

追月倒也聪明,当场便将身上并不算浓郁的上古魔气再度释放了一些出来,然后威胁道:“人一个小小的妇人,也敢拦我三长老的族裔,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原来是三长老的族人!”

妇人连忙笑了笑,一脸献媚的朝着追月娇声道:“想必是三长老派几位来这边办事的吧,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助几位的呢?”

“如果能为三长老效力的话,小妇人会十分荣幸。”

“废什么话,赶紧去准备上好的酒水啊,我们走了一天的路,都快累死了!”

追月假装生气的样子朝着妇人呵斥了起来,那不怒自威的神情,倒也确实有几分上古魔族的气势。

“是是是。”

“诸位跟我来吧。”

妇人哪里还敢造次,连忙将五人恭敬的请到了客栈之中。

进入客栈之后再一打量,发现这个客栈的规模其实并不算大,但是东西倒是一应俱全,除了这个妇人之外,还有另外一男一女,总共就三个人。

这三个人的修为相近,都是两千年的样子,并不是什么厉害的魔族。

三个的穿着打扮也相对一般,看起来倒像是寻常的生意人。

如此一来,赵东来等人也就淡定多了。

“诸位先坐一会儿,小妇人这就去准备上等的酒菜。”

言罢,妇人咧嘴笑了笑,转身到后厨准备饭菜去了。

等到妇人一走,赵东来这才压低了声音提醒:“此处看起来情况非同一般,大家要小心一点,虽然这三人都是普通人打扮,但此女如此热情,反倒有些不太正常。”

“不过好在他们的修为都不算高,一会儿若真打起来,也不必担心会落败。”

“必要的时候,将他们三人都给灭了,以免暴露咱们的行踪。”

“明白。”

其余几人也都知道事态的严重,所以并不敢懈怠,第一时间应允了下来。

“方才那人是不是感应到你身上的上古魔气了啊?”

“不然怎么会突然这么客气?”柳青丝则是谨慎的朝着追月询问起来。

“有可能吧。”

追月不解的点了点头,其实到现在为止,他也还挺迷惑的。

“想必是这个原因吧,不过我也不太清楚……”

“反正必要的时候将他们杀了便是……”

追月倒也淡定,自从在南疆经历了几场大战之后,他也不再像之前那么仁慈了,如今遇到事情,第一想法就是果断杀伐,尤其对于南疆的魔族,那更是毫不留情。

“先静观其变吧。”

赵东来则是淡定的摆了摆手,吩咐众人不要多言,以免露了马脚。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那位中年妇女已经一脸浅笑的捧了几碟小菜出来给大家食用。

不过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丰盛,粗略一看之下,不外乎就是些米饭和腌菜之类的,其中唯一的一碟肉也看起来黑乎乎的,似乎并不是很新鲜的样子,总之整体显得比较寒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