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您没有受伤吧?”

赵东来勉强朝他咧嘴一笑,暗叹自己一直苦苦隐藏的实力,终究还是曝光了。

“爹没事,只是你方才那一剑,也太厉害了吧?”

赵将军仍然有些心有余悸的扫视赵东来手中紧握的长剑一眼。

“这件事情日后再说吧。”

赵东来伸手拍了拍他爹的肩膀,示意赵将军暂时先不要追究。

之后又走到一脸惊疑的裴无名身边,将那柄银色的长剑交还给了他。

末了,他还故意打趣的说了句“剑不错”。

裴无名自然是回敬一个尴尬的笑容,但却并没有如同赵将军那般出言追问。

这时李玄已经柱着拐杖走了进来,以诧异的目光盯着赵东来,好奇道:“年轻人,方才你所使之剑术好生厉害,我李玄也算是见多识广之人,但对你的剑法竟是见所末见啊!”

“嘿嘿。”

赵东来当场嘿笑一声,故作镇定的解释:“区区雕虫小技,在上仙面前又怎敢妄自尊大,方才多亏上仙及时出手搭救,否则明年的今日便是我们几人的忌日了。”

美眉三点式泳装展现雪白肌肤

“惭愧,惭愧。”

李玄手握铁拐尴尬的笑道:“我刚刚被太上老君点化飞升不久,修为还不是很精纯,刚才若不是你出手相助,我可能就要伤在椿树精的掌下了。”

“说起来该言谢的人应该是我李玄才对。”

说话的同时又客气的朝着赵东来鞠了一躬,以示谢意。

望着眼前一脸诚恳的上仙,赵东来却是会心一笑,同样还之以礼。

不过从刚才对方自称“李玄”的情况来看,显然他目前还没有得到铁拐李这个封号。

曾几何时,李玄也是赵东来非常崇拜的一位神仙,他的潇洒不羁,他的古道热肠,这一切都让赵东来对他刮目相看。

可现在李玄居然向他鞠躬致意,这简直让赵东来有些欣喜若狂了。

但尽管如此,赵东来还是强忍心中的欣喜,镇定自若的拱手道:“上仙,我看咱们也别客气了,还是先想办法救救骊姬吧!”

“嗯。”

李玄略一点头,走上前去小心翼翼拾起骊姬的手腕,认真的替她把起脉来。

旁边众人自然是恭敬的候在一旁,却是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片刻之后,李玄凝重的神情中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开口道:“诸位请放心,骊姬虽然受了极重的伤,但她的体内好像有一缕仙灵之气润养,目前并没有伤及性命。”

“待我运功为她扶正被震乱的脏腑,便可安然无事了。”

“只是……”

说到这里李玄忽然一顿,目光炯炯的望着韩湘子,提议道:“湘子,我固然可以帮你救回骊姬,但你必须答应随我一同去修道,这是先决条件!”

“上仙……”

韩湘子闻言眉头微皱,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

接着又颇为不悦的回应:“您身为仙人,治病救人应该是本份吧,为何要以此相逼呢?”

“虽然我有心想跟着你修道,但你也清楚,叔父是不可能同意的。”

“若你有心救骊姬的话,那就请速速着手医治。”

“若要以收徒之事相逼,那你大可离开,我就不信普天之下非你不能医治!”

“这……”

显然李玄并没有料到韩湘子居然如此傲气,于是乎内心不由得有些暗自懊悔不已。

其实就算韩湘子不答应做他的徒弟,他肯定也会第一时间救人的。

毕竟心怀仁善是修道之人必备的素质。

可是那番话说出口之后,韩湘子的态度却如此强硬,一时间二人都有些下不来台。

旁边赵东来看在眼里,心知这二人算是较上劲了,若是不调解一下的话,这两个倔脾气的人肯定会耽误了救治的最佳时机。

于是赵东来假装轻咳两声,语重心肠的劝解道:“我说二位,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间点谈别的事情啊?”

“上仙,您就算要收徒,那也大可以光明正大的收徒啊,以骊姬的性命相要挟,这是一个上仙该有的风度吗?”

“何况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强求也没有用啊。”

“另外!”

说到这里他又把目光挪到韩湘子的身上,呵斥道:“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往日不是心心念念想要修道成仙吗,现在你梦中那位仙家出现了,你为何又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我……”

韩湘子皱着眉头打算为自己辩解,不过只说了一个“我”字便语塞了。

旁边李玄见有台阶可下,当下也不再与韩湘子计较,神情淡然的笑了笑,运起一股道家的罡气徐徐输入到骊姬的体内。

他的这股罡气与赵东来方才救人时的罡气倒也相似,两股气息都极为柔和,不过李玄这股罡气要强大许多。

待这股道家罡气注入到骊姬的体内之后,姬姬的面色立即面开变得红润起来,脉搏也越发强劲,看上去精神状态好了许多。

尽管还没有转醒,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她已经脱离危险了。

运功完毕之后,李玄并没有再强迫韩湘子,仅只是向众人道了声别,独自一人离开赵府,消失在长安城的街头。

由于骊姬重伤末愈,在此期间不便过份挪动她的身体,所以众人商议之后,就近把她给安排在了赵府的厢房中静养。

裴无名则独自一人回转巡城卫去疗伤。

不过这一次的经历,在某些程度上也算是重重打击了裴无名的自信心,甚至还把他的世界观重新刷新一遍。

以往他对于这些修仙之说根本不屑一顾,可是今天见识到了李玄那精湛的道法,以及赵东来神奇的剑术之后,他的自信心可谓是遭受到万点暴击。

同时心中也萌生出了想拜师学艺的打算,而拜师的对象,则锁定在了李玄的身上。

赵将军拖着受伤之躯,吩咐下人料理了那些阵亡将士的后事,之后便闭门谢客,不再接见任何前来拜访的官员和城中显贵。

之后几日的时间里,赵东来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小阁楼中,潜心研究起玄天九变第三卷的仙剑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