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正说着话,外面传来敲门声,郭湘抬头一看是成泓杰,他怎么来了?

“我这里有事儿,你先回去吧,有要申请的病例再告诉我。”郭湘对唐乐说道。

“好!”唐乐看了成泓杰一眼走了出去。

“忙吗?找你有点事儿!”成泓杰微笑。

郭湘扬扬眉,“正好这会儿有空,什么事儿你说吧!”

虽然郭湘之前感觉到成泓杰对自己有点与众不同,不过毕竟还是同学,就算要避嫌普通朋友还是可以做的。

“是这样,从我叔叔那边得知,城郊有一块地想改建,政府正在招标,他想让我来做,你知道我开的是科技公司,对这方面不熟,想找你合作。”

“本来我也没想接,不过现在国内的互联网还有没建起来,我的科技公司英雄无用武之地,这边有事就先接着,也好在国内开扩一些人脉。”成泓杰说道。

郭湘皱了一下眉头,“我之前竞拍那块地的工程还没有做完,恐怕没时间做其他……”

“其实是这样的,我说一下情况你再考虑一下。”成泓杰说道,“那块地政府现在也没有具体规划要建成什么,有可能开发建住宅小区,也有可能做其他用途,现在还不明确。”

“因为那块地边上有一些人工运河,附近是湿地,如果把运河和湿地都填埋掉做住宅小区的话,是十分可惜的,你也知道京城这样的地不多,现在到处大兴土木,绿地越来越少,污染也越来越严重,如果还把这仅有的湿地填埋,对环境会造成更不利的影响。”

“但如果保持湿地的话,边上的运河每年时不时有些汛情,对附近居民的生活造成很大影响,而且那块地荒废着也很可惜,所以建一些什么才好,政府也没有规划,所以现在开始招标,看各个公司有什么好的设计方案。”

香甜甜的爱恋纯美女生

“我个人认为还是保留湿地比较好,很多发展中国家期初都是以破坏环境来发展,之后很多年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去整治污染,我觉得京城难得的还有这么一片净土,真不应该浪费了。”

“可是大多数人都不是这样想的,都想着建小区赚大钱,就连我叔叔也是这样想的。我就觉得你会不会支持我?也许有了你的支持,我叔叔会同意我的想法……”成泓杰不确定地说道。

他是不确定郭湘会支持自己,毕竟他的想法有点过于理想了,在这个到处搞基建的时期放着一大块地不要,保留湿地确实是很浪费。

郭湘却不这么认为,她很支持成泓杰的想法,她知道再过十年二十年,京城的雾霾有多严重,如果城郊有这么一块湿地,也许对京城的空气是一个很好过滤屏障,也难得的有个天然的游玩之地。

“我倒觉得你的想法不错!”郭湘说道。

“真的?”成泓杰惊喜,他其实很怕郭湘根本不会理他,毕竟之前的事差一点让她丈夫误会,而且因为自己付佩文才会针对她,给她带去很不好的影响。

郭湘点头,“你再去看看了解清楚,到时我们实地考核一下,如果可以我会考虑投资!”

“那太好了!”成泓杰很高兴,“那我马上去把资料整理出来。”

“对了,成泓杰,我们国家不是马上要正式接入国际互联网了吗?你的用武之地快来了呀!”郭湘说道。

她记得是九四年四月底正式接入互联网的,不就是这个月底吗?

“你怎么知道?”成泓杰很惊讶,他以为她完全不懂网络,毕竟现在国内都还没有,她似乎也没有出国留学过,居然知道互联网?

“我还是有关注的。”郭湘指指自己桌上的电脑,笑笑,“我等着接入互联网呢。”

成泓杰很惊奇地看着郭湘,真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东西,比自己这个在国外生活的人还更了解国际上的事儿。

郭湘笑笑,她当然知道,她也知道正式接入国际互联网后,才陆续出现网易、搜狐、腾讯等大的互联网公司,这些都是后世互联网的大赢家,互联网时代快要来临了,这里面有很大的商机。

“如果有需要,我还可以投资你的互联网公司!”郭湘笑道。

成泓杰叔叔对这个肯定不了解,也不会想到这里今后有多大的市场,很多人在这个年代也很不看好互联网行业,都不敢投资,郭湘倒觉得是个机会。

“那就多谢了,等国内正式接入互联网,我会有这方便的计划,到时候找你!”成泓杰很高兴,没想到今天一来能谈成两项投资。

“行,那等你的消息!”郭湘笑道。

成泓杰走后,急诊那边有人跑过来,说是接诊了一个奇怪的病例,让郭湘过去看看。

郭湘到了急诊,看见一个二十来岁的男青年躲在诊床上,看打扮不像国内的。

“什么情况?”郭湘问。

“上班的时候突然全身抽搐,休克被送来了,现在虽然醒了,不过时不时还抽一下。”急诊的林医生说道。

“有没有癫痫?”郭湘问,这种情况首先考虑是不是癫痫。

“医生,你好,他是外国友人,春山先先,是日国的,听不懂中文,我帮您翻译!”边上一个女孩子说道。

郭湘扬扬眉,“好!”

她也懒得说英语,谁都知道日国人英语很***华国人差多了。

翻译便问了一下那个日国人,那人摇头,说自己并没有癫痫,也没有家族史,翻译便跟郭湘说了一遍。

“更奇怪的是……”林医生还没说完,那个日国人突然大叫一声,全身抽了一下,满脸痛苦,过了一会儿就又好了。

郭湘注意到,他的抽搐不像是癫痫那种抽搐,而且全身像过电一样抖一下,然后就没了。

“就是这样!”林医生说道,“我刚才想说的就是这个,很奇怪,像通电一样,刚才来的时候他自己也说好像被电了。那不可能,我们这儿不会导电,也不可能有电只电他一个人。”

郭湘点头,是有点奇怪,“先收入院吧,做个全面检查,先做个脑部核磁共振。”

翻译跟春山说了一下,他点头,那就住院吧。